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拯救诸天单身汉在线阅读 - 1465【瑞龙博物馆】

1465【瑞龙博物馆】

        《琉璃厂传奇》,是编剧邹静芝的作品。

        他比项南还大三岁,当年也做过知青,回城之后做过泥瓦匠、焊过洋铁壶,多才多艺。

        八二年,他开始尝试写作,并报考了中央电大,接受成人教育。八七年,笔耕不辍的他被调入《诗刊》杂志担任编辑。

        九零年代,开始尝试编剧。这部《琉璃厂传奇》,就是他根据自己听过的故事,再加上一点艺术创造而写出来的。

        讲述的是三位男主角,憨厚农民袁玉山、落魄贝勒金宝元,与吃软饭的崔和友,在琉璃厂你争我斗的传奇故事。

        剧本写出来之后,他就托人给了项南,让项南看看合不合用。

        项南看后,直接花五万买了下来。

        这部电视剧,他很小时候看过,觉得还是很不错的。剧情跌宕起伏,饱含世事人心,是一部难得的佳作。

        邹静芝捞到第一桶金,也对编剧充满了信心,之后,更创作出不少的好剧。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琉璃厂传奇》随即开始选角儿。

        张國立当仁不让,定了金宝元这个角色。

        这个落魄贝勒,他演起来驾轻就熟,最为合适。

        至于袁玉山这个角色,欧阳奋强本来推荐李宝田演得,他觉得他演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最为合适。

        不过张國立却认为李宝田年纪过大,饰演年轻农民已不大合适了。就算他演技没有问题,能演出年轻人的稚嫩、青涩,但形象上也大打折扣,影响剧集质量。

        因此两人商议之后,最终定了人艺的冯远征。

        张國立跟冯远征之前合演过《混在燕京》,知道他这个人演技非常好。保准能演好袁玉山这个正直青年的角色。

        而吃软饭的崔和友这个角色,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选了邢珉山。

        一方面,邢珉山是昆剧演员出身,唱念做打都合适。而剧中的崔和友,也唱过戏,因为跟阔太太吊膀子,才被戏班驱逐出来,所以人设正合适。

        一方面,邢珉山名气也不错,九三年齐鲁电视台拍《白眉大侠》,他饰演的白云瑞可是不知迷倒多少观众。

        男演员选定之后,又选女主角九儿。

        张國立推荐了之前在《燕京深秋的故事》中合作过的吴越。她不仅形象契合角色,而且演技也非常好,今年刚拿了飞天奖最佳女配角。

        演员名单确定之后,呈交项南审批,项南看过之后,立刻同意拍摄。于是《琉璃厂传奇》正式筹拍。

        ……

        《琉璃厂传奇》、《还珠格格》相继开拍之际,冯晓刚也拿了一个新剧本,想要把它拍成电影。

        项南接过一看,见是《不见不散》,笑着点了点头。

        这部戏讲述的是两个流落到美國的燕京人,辗转几年,爱恨纠葛的故事。

        “这部戏是你受《燕京人在纽约》的启发,又借鉴了美國卖座电影《当哈利遇到莎莉》,对吧?”项南笑着问道。

        冯晓刚由衷的拍起了手,“程爷,您厉害!”

        《不见不散》的故事,的确是他从美國**年的卖座电影《当哈利遇到莎莉》中得来的灵感。再加上他去美國拍《燕京人在纽约》时的经历,最终糅合成了这部剧本。

        他觉得应该不错。

        “是你厉害。”项南笑着称赞道。

        天下文章一大抄,全看会抄不会抄。冯晓刚能用好莱坞的架构,讲中國的爱情故事,还讲得那么出色,已经挺厉害的。

        多得是导演买来版权,全盘照搬,还搬不明白呢。

        “这么说,您同意拍摄了?”冯晓刚笑道。

        “能为我赚钱的事,为什么不同意?”项南笑道。

        冯晓刚点点头。

        ……

        进入到九七年,麒麟影业其他导演都在拍戏,唯独张义谋没有执导新戏。

        项南没有催他。他知道,张义谋去年执导的《有话好好说》,没有在国际上得奖。在内地上映时,票房也不好,影响了他的心情和创作。

        所以他需要一段时间的蛰伏,好好考虑未来的路。

        这是一个羽化成蝶的过程,项南自然不想刻意打断它。

        所以他给张义谋时间去思考,去思辨。

        ……

        进入到九七年,项南的博物馆经过一年多的筹备,终于开幕了。

        博物馆取名为瑞龙博物馆,地点就在崇文区珠市口西大街,挨着琉璃厂。

        瑞龙博物馆共有藏品三万七千余件,其中够得上國家一级文物的,就有两千余件,都是一等一的珍品。

        其中很多连國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都眼馋的不得了。

        比如五代时期,巨然和尚的山水大轴;唐代的海兽葡萄镜;北宋宋徽宗的书法真迹……

        媒体也纷纷报道,一时间宣传的沸沸扬扬。

        “程建军还真是不得了,居然有私人的博物馆,据说藏品比故宫还丰富。”

        “听报道说,人家从七零年代就开始玩收藏了。当时,文物商店的文物多便宜呀,几十块钱而已。”

        “哎呀,真后悔!当初有钱,干嘛不买几件文物存着。几十元就能买康雍乾的瓷器,现在一转手就能卖几万呢。”

        民众们看了报道之后,都充满艳羡的道。

        九零年代末,古董收藏逐步走热,文物拍卖价格逐年创新高。不少人都知道古董能卖钱,因此一个个都着了迷。

        而看到项南自己开了博物馆,那么多的好宝贝,自然都纷纷跑来取经。

        也因此,等博物馆一开馆,那些文玩古董的爱好者们,立刻蜂拥而至,将博物馆挤得水泄不通。

        他们望着玻璃柜里那些宝贝,几乎都是一个表情,啧啧称奇,垂涎三尺,恨不能从眼睛里伸出两只手来,把东西拿了就跑。

        ……

        “建军,你这些年真是买了不少好东西啊。”韩春明都羡慕不已道,“哎,这里面还有好多,都是我捯给你的呢。”

        “是啊,我这里面好多藏品都是你的。”项南感慨道,“你现在要想收回去的话,我可以割爱的。”

        “算了,既然给了你,怎么好往回要。”春明犹豫了一下,随后摆摆手道。

        这些宝贝,他当初卖给项南时,才换了两千多万元。现在这些古董,怕是两亿都不止了。说实话,他是有些后悔的。

        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更何况当时的两千多万,都是救命用得,意义比两亿大得多了。所以他不会反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