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棵神话树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章 原始三百万年【大章】

第八百一十章 原始三百万年【大章】

        

        fd白雾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朦胧。

        但是那尊端坐在宝座上的伟岸存在。

        周身不断散发出来的强横气魄,以及汹涌如同一道浩瀚大泽的灵元波动,却极为明显!

        镜时尊皇微微怔然。

        她发觉那只恐怖凶戮无尽神秘的神兽,仍旧在注视着她。

        神兽上散发出来的凶残气息,让她逐渐意识到这一切并不是幻象。

        殿宇之中,两位鸣镜皇朝重臣,这个时候也清晰的看到了白雾之后,那一位神秘强者以及这一只奇异却异常可怕的神兽。

        她们在极为短暂的出神之后。

        立刻有所反应。

        鸣镜女将,身后忽然有一座已然化成实质的神渊横立而来。

        神渊之中,不断有澎湃的灵元倾泻而下,就如同壮阔的瀑布。

        极界神渊境界强者的威势,也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她十分警惕的看着若隐若现的白雾。

        神渊之中,又不断酝酿着许多大神通,甚至又有神法玄术在运转。

        但凡白雾之后的强者有一丝一毫的异动,这些大神通,这些神法玄术就都会倾泻而出!

        而另外一位鸣镜上尹,身躯周遭突然百花盛开,每一朵花卉都象征着一道大神通!

        她则警惕的看着那一只力量浩伟无边,气息凶残万分的神兽。

        也不怪她们如此警惕。

        实在是白雾后面这两道身影,太过于强大!

        如果这两尊存在动手,只怕这一座鸣镜宫阙,会在倾刻间化为乌有!

        离妙宝珠和血脉轻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联系,也将崩溃。

        甚至,离妙宝珠和血脉轻纱,都会因此毁灭。

        鸣镜皇朝的希望,也将就此彻底消失无踪。

        正在此时。

        随着白雾的流动!

        两位威势尽显的鸣镜重臣,忽然惊觉,白雾之后,不单单只有那两尊可怕的存在。

        白雾流动之下,开始有华丽瑰异的殿宇雕刻着强大异兽的华表散发着奇异波动的珍贵陈设等等许多复杂的东西显现而来。

        与此同时。

        两位鸣镜皇朝重臣,愕然看到白雾之后的殿宇之中,似乎有强大存在,在散发着波动。

        当殿宇显露出踪迹。

        那一尊可怕存在的下首,又有两道桌案显现而来。

        桌案之后,赫然有两位强横至极的生灵正在注视着她们!

        其中一尊生灵,身穿黑衣,面容俊朗,神色柔和,甚至嘴角还带着一缕温煦的笑意。

        可是鸣镜皇朝两位重臣。

        却根本无法因为这位黑衣生灵,柔和的面色,而放松警惕。

        因为在鸣镜皇朝两位重臣眼中。

        这一位黑衣生灵极其强大!

        甚至当两位重臣展露自己的极界神渊之时。

        她们清晰的看到。

        那黑衣生灵身后,忽然有一座浩瀚无垠的血海,翻涌起滔天血色波浪!

        血海之中,一座座墓碑一颗颗尊贵帝王的头颅一幕幕映射而来的战场,相继浮现在她们眼前。

        令她们浑身颤栗。

        “这这是什么层次的力量?仅仅只是显化异象,就能够让我们丧失抗争的欲望。”

        鸣镜皇朝女将喃喃自语。

        “轰!”

        一道惊天的响声,骤然响起。

        两位被滔天血海摄住心神的鸣镜皇朝重臣。

        此刻终于注意到殿宇中另外一尊存在!

        又一尊紫衣存在,躯体巍峨,威势无双。

        他的面容威严气魄威严威势威严!

        他就如同一尊天生的霸主,散发着强烈至极的绝伦威严!

        紫色衣衫之下,还有隐隐有一条无法揣度的真龙,在缓缓游走。

        真龙冷漠的目光,透过这一尊绝伦霸主的紫色衣袍,显现而出,落在两位重臣的身体上。

        目光过落下的那一刹那。

        鸣镜皇朝两位重臣,身后已经化成实质的极界神渊异象,忽然在这一道目光之下,寸寸瓦解。

        甚至两位极界神渊强者躯体之中的大小秘藏,也仿佛要就此崩溃一般!

        “这”

        鸣镜上尹以及鸣镜女将,此刻都不知所措。

        区区一道目光!

        就让她们极界神渊级别的秘藏,生生瓦解。

        如此恐怖的力量,令她们难以做出任何应对。

        就只能呆立在殿宇中。

        “上尹,上将军”

        正在这时,镜时尊皇忽然开口:“切莫无礼!血脉轻纱冥冥之中自有规则,如此漫长的时间,能够得到血脉轻纱的,绝对是人族血脉。”

        镜时尊皇动听的声音,传入鸣镜皇朝两位重臣耳朵中。

        两位重臣不加犹豫。

        立刻将自己酝酿的诸多大神通,诸多神法玄术尽数驱散。

        她们再度看向那两位强者。

        发现这两位神秘强者还是那般强大,神秘。

        可是那令人绝望的力量气息,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鸣镜皇朝两位重臣,这才注意到端坐在宝座上的那一尊更加尊贵的存在,刚刚轻轻抬手。

        抬手之间,两位强横生灵恭敬朝他行礼,就要驱散了自身散发出的一切威压。

        须臾之间。

        来自那位黑衣生灵,来自那位绝世霸者的强大压力。

        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奇异云端宝座上,端坐着的存在,究竟是什么来历?

        如此可怕的强者,竟然也臣服于他!”鸣镜女将心头惊疑万分。

        “还有这只神兽,此刻它又闭起了眼眸,可是单单只是方才匆匆一瞥,就令我如坠深渊!

        就好似天地之间一切空间都化作黑暗的监牢!

        黑暗监牢中的一切气息,都如同能够融化真灵神识圣体秘藏等等一切万物的可怕物质”

        鸣镜上尹深深吸气。

        这许多年岁月之中,她几乎麻木的心窍,终于再度感知到了恐惧!

        这时,镜时尊皇眼中也有浓浓的疑惑之色。

        “血脉轻纱竟然落到了如此强大的强者手中!

        我人族竟然能够有如此多的英豪?

        难道,这是某一座极其强大的人族秘境?”

        她不由看向殿宇中的陈设,看向殿宇中雕刻着的种种奇异物事。

        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于是镜时尊皇越发疑惑。

        正在此时迷雾忽然缓缓变得稀薄许多。

        那一尊端坐神奇宝座,若隐若现的强大存在,面容开始缓缓显现而来。

        正在镜时尊皇好奇注视着宝座之时。

        一道醇厚的声音忽然想起。

        “镜时尊皇,没想到短短不到两百年时间,我们就再度相见了。”

        这道声音并没有刻意夹杂任何威严的语气。

        可是殿宇中所有人,都感觉到声音之中无上的尊贵之气。

        这是位格带来的尊荣气息,无法磨灭,也无法作伪。

        醇和的声音落在鸣镜皇宫三人耳中。

        顿时令她们十分惊讶。

        尤其是鸣镜皇朝两位重臣。

        “难道尊皇曾经见过这一尊神秘尊贵的存在?”

        镜时尊皇也微微发怔。

        不过转瞬。

        白雾变得愈发稀薄。

        白雾之后,神庙宝座上的王者,也显露出面容!

        这一尊神秘存在身穿一身玄衣,面容俊美无涛,尊贵绝伦。

        就如同一尊天生的生灵,一尊天生的天人!

        “是你那一尊五十余载就修成神台的人族古星圣体!”

        镜时尊皇忽然恍然大悟。

        眉宇之间,又有许多惊喜之色。

        两位看似极为年轻的鸣镜重臣,在短暂的惊愕之后。

        眼中顿时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希望之光。

        “人族圣体?”

        “人族还能诞生出如此强大的圣体天骄?”

        纪夏朝着镜时尊皇轻轻点头。

        他左右看了看稀薄白雾之后,灯光飘摇,光芒黯淡的鸣镜宫阙。

        纪夏有些感慨道:“一尊皇朝,在强横帝朝的倾轧之下,竟然衰弱到了这样的程度。”

        镜时尊皇缓缓坐在宝座之上,神色有些颓然无力。

        “尊皇你看到了我记录在血脉轻纱中的景象了吗?”

        镜时尊皇询问。

        她之所以知道纪夏是一尊人族尊皇。

        是因为约莫一百六十余年前,齐聚在罚天王将雎哀镇塔空间的,是八百位人族国度君王。

        纪夏颔首:“我看到一座胧月帝朝,为了夺取琉璃灵田,将鸣镜皇朝镇压。

        我也看到镜时尊皇不惧帝朝之威,以玉石俱焚为要挟,换取了一线生机。

        镜时尊皇,不愧为一代人族英豪。”

        镜时尊皇仔细注视着纪夏。

        她说道:“我也至今还记得当日在雎哀大人镇塔空间之中,尊皇在我等众人黯然绝望之时,曾经化身为一只神异独脚神牛,神牛雷鸣之声,令我等重获希望,令我等心潮澎湃。

        如今再见尊皇,却愈发觉得尊皇之强大,远远超过我的预估。”

        纪夏脸上露出一道温和笑容:“我也十分敬佩镜时尊皇,那胧月帝朝,不知镇压了鸣镜皇朝多少岁月,镜时尊皇却始终不曾屈服。

        我人族,需要的便是这种不屈的脊梁。”

        纪夏说完,又从宝座上站立而起,朝着镜时尊皇行礼。

        “方才鸣镜宫阙之中,大约不曾发生变化。”

        可是我在太先上庭,却早已经听到尊皇与两位重臣的声音!

        尊皇为了我人族希望,不惜国祚崩灭不惜身死不惜将自身所有的一切,都进献给胤龙,以此换取存续我人族希望的微末时间

        此等大义,让太苍纪夏极为敬佩。”

        他语气真挚,神色也极其认真,甚至眼神中,流露出感激之情。

        “我人族在无数岁月中,被欺凌被吞噬被奴役!

        而无垠蛮荒之中,无论是何地域,无论是何国度,都流传着关于炤煌上国的传说!

        正是炤煌上国的传说,让无数人族都保有希望,都没有泯灭血脉脊梁。

        而如今,鸣镜皇朝牺牲国祚,牺牲万千子民,让可能能够沟通炤煌上国的琉璃灵田,不落入其他凶残种族之手,正是守护住了民族的微末希望!”

        纪夏说完,再度向着镜时尊皇行礼。

        太先上庭殿宇中,白起和祸龙,也站起身来,朝镜时尊皇一拜!

        又有纪夏宝座旁边的饕餮巨兽,睁开摄人双眸,缓缓站立而起,朝着镜时尊皇点了点巨大的头颅。

        继而再度卧倒,安然休憩。

        镜时尊皇一时之间,忽然感觉有些欣慰。

        这许多年以来,她眼看国祚凋敝,眼看鸣镜人族生灵不断死亡,眼看鸣镜皇朝变为暗无天日的深渊。

        这种种的一切,都让镜时尊皇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如此坚持。

        可是今日。

        当这尊古星圣体,当那两位神秘强者,甚至那一只奇异神兽,都向她郑重行礼时。

        镜时尊皇终于觉得,也许自己的选择,是值得的。

        无垠蛮荒无数人族国度,无数人族生灵都需要希望。

        无法想象,倘若消失了无数岁月的炤煌上国,忽然间被无垠蛮荒诸多强大势力寻找到,炤煌上国国祚,就此崩灭。

        那对于无垠蛮荒人族生灵,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无数岁月以来的希望破灭,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

        “尊皇,不知这胧月帝朝究竟是什么来历?

        胧月帝朝的实力又如何?

        不知道我太苍,可否对鸣镜皇朝有所助益?”纪夏沉声发问。

        镜时尊皇思索了几息时间,她的神色,忽然又化为颓然无力之色!

        她倚靠在宝座上,轻声道:“我曾经日日夜夜盼望着离妙宝珠,能够和血脉轻纱建立规则联系。

        可是而今达成夙愿之后,却发现一个更加令人绝望的事实。

        那便是,哪怕我与尊皇建立联系,对于我鸣镜皇朝如今的处境,却并没有什么帮助。”

        两位鸣镜皇朝重臣,大概也意识到这一点,沉默不语。

        “胧月帝朝,对于无垠蛮荒人族而言,实在是太过强大。”

        镜时尊皇说道:“哪怕尊皇的实力,以及其余两位强者的实力,令我震撼万分,令我感知到自身的渺小。

        可是如此实力面对一座帝朝,却还并不足够

        我不愿眼看如此一座人族强国,因为妄图拯救即将崩灭而去,没有任何价值的鸣镜皇朝,而被胧月帝朝注意。”

        纪夏神色不变。

        他知道镜时尊皇说的是事实。

        帝朝至尊,何其强大?

        哪怕太苍在强上许多倍,恐怕也无法硬撼一座帝朝。

        两位鸣镜重臣眼中的希望也渐渐磨灭。

        “又如何起不到一点帮助?

        这时,一旁的白起忽然出声。

        我能够感觉到两片空间,在这一颗珍贵宝珠,和那一片奇异轻纱的奇妙规则之下,似乎有所交集。“

        白起说到这里,思索一番又说道:“我太苍就算无法彻底让鸣镜皇朝挣脱束缚,却也能够借助宝珠轻纱的奇异规则力量,打通空间,继而建立一座趋于稳定的空间桥梁!

        哪怕这一座空间桥梁,无法承载生灵,却也能够运送许多丹药许多宝物许多灵米灵泉,暂且让鸣镜皇朝诸多尚且存活的生灵,得以继续存活下去。”

        “我们当时也是如此计划。”

        鸣镜殿宇之中,鸣镜上尹眼神落寞:“可是当方才离妙宝珠与诸位建立联系之后,我们才发现两片空间虽然有所交集,但是空间壁垒却仍然极为坚硬。

        “鸣镜皇朝被胧月皇朝镇压,其实也不过才区区数百年时间。

        在鸣镜皇朝尚且强盛之时,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无垠蛮荒,有一座强横至极的人族国度啊”

        镜时尊皇对于纪夏的话语有些不解。

        纪夏神色不变,忽然抬手。

        抬手之间!

        整座太先上庭玉乾宫,霎那间变作透明之色!

        太先上庭之外,天地色变,虚空生白!

        镜时尊皇和两位鸣镜重臣,忽然神色大变。

        她们的表情,从不解,变作了深深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