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宋安乐侯在线阅读 - 第589章 盛情无比

第589章 盛情无比

        刚刚过了辰时,便有一队衣甲鲜明的禁军骑兵当先开路,引着后面许多的车轿队伍缓缓而来。

        在这支车队当中,最前方护卫最多的是一辆明黄色由十六匹白马所拉的四轮巨大马车。

        驶得近了,已经在道边等候的范宇才看清,这辆豪华马车上图案繁复饰以金银镂刻,显得气势不凡。

        范宇与许当、尤二郎等人,看到官家的马车接近,便立时躬身行礼。

        三人同时高声道:“臣等恭迎圣驾!”

        马车的门被打开,却是大内总管陈琳探出半身来。

        “安乐侯,官家说诸卿连夜辛劳不必多礼,且去准备就是。待演示完新式火器,稍后官家便会召见,莫要负了官家的厚望便是。”陈琳代赵祯传话道。

        范宇急忙拱手道:“臣等知道了,定不负官家厚望。”

        许当也连忙行礼,以示尊敬。

        只有尤二郎,激动的不能自己,声嘶力竭道:“臣火器博士尤二郎,叩谢吾皇提点之恩。为吾皇试用火器,敢不以死效之!”

        说完,尤二郎便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泪流满面。

        范宇与许当无奈,只得也一同拜过了官家。

        没想到,这尤二郎竟然如此激动,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却是让范宇和许当有些尴尬。

        陈琳再次探身出来,对尤二郎挥挥手道:“官家说,此次演示火器,便有劳尤博士。勿要彰我大宋上国威严火器之利。不必于道边再拜,官家定会亲自接见于你。”

        “臣明白,愿为官家肝脑涂地!”尤二郎此时如同打了鸡血。

        范宇拍了拍尤二郎的肩头,还有许当,他们三人便分别去做最后的准备。

        官家赵祯从自己的马车上下来,在众多臣子和禁军的护卫之下,登上搭好的高台。

        这一次出城,赵祯其实还是挺期待的。

        观看火器演示是其一,另外也可借此机会,出宫来透透气。

        而在赵祯的身后,与同平章事吕夷简一同并肩而行的一位中年人,则是一副剃发右衽的胡人装扮。

        此人名为耶律元佐,乃是辽国保大军节度使,也是辽国驻大宋的使臣。

        耶律元佐原本是韩氏子孙,得辽国皇室赐姓才姓的耶律,说起来也是汉人。

        而且耶律元佐与耶律重元的关系不错,是耶律重元夺得帝位之后,才派驻于大宋汴梁的。

        吕夷简满脸的笑容,在高台前伸手一让道:“贵使远来便是客,请上高台。”

        “我听闻,宋国又造出什么厉害火器,是在这高台上便能一观究竟吗。”耶律元佐笑问道。

        大宋来这一出,明摆着就是要示威的。以耶律元佐的经验,这可瞒不了人。

        “搭这台,方可立于高处见于远处。”吕夷简也笑道:“我大宋的火器厉害不厉害,一观便知,请。”

        耶律元佐点点头,便迈步上了高台。

        官家赵祯已经先一步上了高台,便看到已经在台上候着的范宇。

        范宇上前迎道:“官家,这台上已经备好桌椅清茶,官家的位子便是正中。其余文武就坐于左右便可。”

        “安乐侯辛苦。”赵祯点点头,便在陈琳的陪同下,向着正中的座位行去。

        后面的吕夷简与耶律元佐也登上高台,范宇同样笑脸相迎。

        “吕相公请,官家左首便是吕相公的座位。”范宇伸手让了让道。

        吕夷简点点头,却是向范宇介绍道:“安乐侯,这位便是辽国派驻于我大宋的使臣,保大军节度使,耶律元佐。”

        “久仰、久仰。”范宇拱手客气道。

        “安乐侯太过客气,我有什么可久仰的。”耶律元佐摆手道:“倒是安乐侯的文名满南京,如今将近一年,还时常有人提起安乐侯的诗文。而且安乐侯还曾大败西夏军,并且将那野利遇乞阵斩,实在是文武双全不得不让人佩服。但即便如此,也是小看了安乐侯,却万万想不到,安乐侯精通百艺,竟连火器也是懂的,实在是让我这等凡夫俗子不得不敬仰才是啊。”

        对方如此的追捧自己,范宇准备好的手段都有些舍不得用了。

        但是这等人说的好听也没用,就是要给他个厉害,让他回去送信的。自己准备的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摆明态度传递信号。

        范宇哈哈一笑,连忙摇头不已,“不过是以前的事情,不值一提。”

        “对了,安乐侯给我等百官都准备了座位,耶律使君的座位是安排在哪里?”吕夷简目光一扫,却是发现高台上的座位已经坐满,除了自己的位罢还空着,其余的品级低的官员都没有座位。

        范宇面色微微一僵,尴尬一笑道:“却是我的疏忽,只顾得准备官家与诸公的座位,却是没将耶律使君算进来。不过也无妨,我这便去后面再找个座位就是,定然让耶律使君有得坐就是。”

        吕夷简这才放心,向耶律元佐拱拱手,便直奔自己的位置过去。

        范宇叫来一个送水的杂役,命其去台下找工匠们要个座椅来。

        自己则陪着这位耶律使君,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很快那杂役便气搬着一只凳子上来,面露为难之色。

        “侯爷,此地条件甚为简陋,下面的工匠们说已经没有了椅子,只有这个没靠背的凳子。他们怕贵人坐着硌,特意给配了个草垫。”那杂役指了指自己手中一同抱着的草垫。

        范宇看向耶律元佐,很是为难的道:“耶律使君,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海涵。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莫如耶律使君将就一下,也好尽快开始火器的演示才好。”

        看到范宇让人只是找来个凳子,耶律元佐的脸上就很难看了。

        这是什么场合?连椅子都没备齐,而且还说之前没将自己算进来。这些话连到一起,耶律元佐如何还不知道范宇就是故意的。

        “安乐侯如此热情,我也不便使你为难。”耶律元佐冷着脸,“我有得坐,便知足了。”

        范宇急忙指了指文官座次的末尾,对杂役道:“快去将耶律使君的座椅摆好。”

        那杂役哪里有什么主意?急忙便按着范宇的吩咐去办了,将那只凳子摆在末尾的位置,还恭恭敬敬的将草垫也铺上。

        耶律元佐脸都气的青了,这么做也太过明显了吧。

        “好好好,安乐侯真是盛情无比啊。今日这火器若是威力不够,怕是宋国也有些危矣。”耶律元佐冷哼了一声,便直奔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