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只要跑得快,扑街就追不上我

第二十七章 只要跑得快,扑街就追不上我

        十字街内,王泉看着那大盖帽,淡笑道:“怎么,官商勾结,打算欺压普通老百姓?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那大盖帽脸色阴沉,“这里是阴市,阴市有阴市的规矩。”

        王泉脸上笑容忽然消失。

        他看着这“人”,又扫了圈周围围观的“人”,淡淡道:“我的规矩,就是你们都得死。”

        下一刻,他冲进“人群”。

        ............

        卤肉店内,听着外面喊杀声惨叫声不断,尔后渐渐没了声音,只剩下一颗脑袋的孙乾表情惊惶。

        不一会儿,店主从里屋收拾完孙乾的身体出来,他身上的围裙还溅着血迹,手里一把滴血剔骨刀,嘴里还叼着根手指头。

        听到外面完全没有该有的热闹动静,他微微一怔,“怎么回事儿?”

        玻璃橱柜里的四颗人头自然不答。

        先不说他们压根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店主嚼了嚼嘴上叼着的手指头。

        伴随着鲜血飞溅,他拎着剔骨刀就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他怔了一下。

        原本热闹非凡的十字街此刻竟然空无一人。

        但奇怪的是,那些大红灯笼还有街道两边的摊位都完好无损,甚至有卖烧烤的摊位里,烤箱上的人肉串还在滋滋冒油。

        但就是一个“人”也没有。

        卤肉店主人肉佬抬头望天。

        天空万里无云,但也没星星。

        只见一轮森白残月天边斜挂,阴冷的月光照耀着大地,给这片十字街覆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诡谲。

        但这一切对人肉佬来说都很正常。

        不如说这才是午夜十字街的正常状态。

        只是......没了街上的“人”。

        人肉佬走到街上朝两边打量。

        一眼就能望到尽头,摊位上的灯光食物都在。

        他靠近一家做人血奶茶的店,手摸了下茶壶。

        还是热的。

        他提着刀便往十字街入口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甚至小跑起来。

        花了五分钟,他跑到入口处。

        依旧没遇见任何人。

        无论是人还是“人”,他都没见到。

        人肉佬不做迟疑,马上跑到街边那一排门面房的第一家。

        这是家卖麻辣烫的店,店里买的都是人体内的内脏。

        他进到店里,却发现店内空无一“人”。

        毫不犹豫,他马上出来到了第二家店。

        依旧空无一“人”。

        紧接着是第三家?    第四家?    第五家......

        一连看了十几家,都是空无一人。

        从“肉松”面包房内出来?    他嚼着嘴里叼着的手指?    眉头紧锁。

        下一刻,他表情一变?    回头看向自家卤肉店,“不好!调虎离山!”

        他飞奔而去。

        当回到店里?    他却发现一切都没变化。

        那四颗新鲜人头已经好好摆在玻璃橱柜中。

        想了想?    人肉佬返身关上门,从里面上了锁,然后提着剔骨刀就进了里屋。

        里屋满地血污,还有着难闻的血腥气。

        天花板上倒挂着几个铁钩?    每条铁钩上都倒挂着一具无头无双臂的人体。

        这些人体腹部被剖开?    里面没有内脏。

        血也都放干了,这些是之后他打算拿去卖的肉。

        旁边案板上堆着的是切成段状的手臂以及手指。

        人肉佬左右打量,但这里除了他之外,在没别的“人”或人了。

        他松了口气,走到外屋?    掏出一根手指骨叼嘴里,然后手指冒出一抹绿色幽焰点燃了指骨。

        指骨燃烧的烟气被他吸入鼻腔?    然后他便露出安心舒坦的表情。

        他已经想好了,今夜就安安静静待着?    然后等到早上,外面的肉人便会消失不见。

        到时候他就能好好处理今天入手的肉们?    等到晚上就能拿出去卖了。

        至于外面那些“人”......

        反正明天它们还会出现。

        它们有王上赋予的权能?    在这十夜里是无法被完全消灭的。

        哪怕魂飞魄散?    等到第二天入夜,它们也会重新出现。

        正在他美美抽着“烟”的时候......

        笃——

        笃笃——

        笃笃笃——

        屋门忽然被敲响。

        人肉佬一怔,缓缓起身靠近大门,低声道:“谁?”

        这条街上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原本按照指令,它们是不可能也不敢擅离职守的。

        消失不见就只有一个原因,被人干掉了。

        那么外面来的是谁已经不必多说。

        人肉佬吐掉燃烧到只剩一半儿的指骨,紧了紧手中的剔骨刀。

        “查水表。”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人肉佬皱眉道:“没水表。”

        “......”沉默几秒,门外又道,“open    the    door!fbi    warning!”

        人肉佬:“......”

        外面这人是不是思想出了问题?

        他这一犹豫,外面的人就忍不住了。

        只见大门连带着门框别人一脚踹倒,紧接着一条穿着藏青色西裤的大长腿缩了回去。

        尔后,三道人影走进店里。

        “让你特么开门你没听到?”

        王泉西装革履,背上背着饮血剑,手中拎着断魂斧,嘴角还叼着根烟,脸上痞里痞气,眸中猩红翻滚。

        他身后牛犇跟方恒一人提着开山刀,另一个双持八面汉剑,站在王泉身后耀武扬威,活像哼哈二将左右护法。

        人肉佬握着剔骨刀,阴着脸看着他们仨,“你们是谁。”

        王泉没搭理他,扭头问道:“那弟兄四个是不是在这儿?”

        牛犇抬胳膊看了眼地图,说道:“就在这里。”

        王泉点点头,冲人肉佬努了努嘴,“把那四个人交出来,我可以十分人道的宰了你。”

        人肉佬皮笑肉不笑,“你来错地方了,活肉人。”

        他正是活人克星。

        抬起剔骨刀,他就朝王泉胸口刺去。

        王泉撇撇嘴,甚至还有空举起空着的右手松了松领带,然后解开衬衣上面两颗扣子,然后扒开一点儿露出锁骨与些许胸大肌。

        接着他拿胸口对好位置,提前摆好造型。

        然后......人肉佬手中剔骨尖刀才插在他胸口。

        刚好避免衣服破损。

        理所当然,剔骨刀并未刺进王泉胸口,甚至连皮都没破。

        王泉抽了口烟,斜着眼睛道:“就这?”

        人肉佬收回尖刀后退几步,冷笑不语。

        王泉迈前一步就要动手,忽的眉头一皱,“嗯?”

        他感觉自己左半边身子已经完全没了知觉。

        玻璃柜中的孙乾见有人来到,马上大喊大叫起来,“小心!他是都市传说里的人肉卤味店!能直接斩人身三盏灯!”

        王泉一愣,“人头三盏灯?什么意思。你这儿还搞内讧的?”

        那人肉佬并未说话,只是扭头看了孙乾一眼,他的人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方恒沉声道:“看来这四颗人头就是那四个人了,我已经收到新的地狱行者死亡的消息。”

        旁边牛犇也皱起眉头,“人身三盏灯,头顶上一盏,双肩上各一盏。若三灯全灭,便会被厉鬼袭身。三盏灯不灭,鬼物便无法近身。

        “当然这只是属于老人讲的故事。

        王泉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了。”

        他眼眸中猩红越盛,尔后朝左肩看去,只见左肩肩头有一簇火苗燃烧正旺。

        再看右边肩头,那里空空如也。

        王泉不慌不忙,从兜里掏出打火机,黑红雾气灌注入火机之内,在右肩上方点燃,尔后拿开火机。

        只见他右肩上方火焰熊熊燃烧,尔后在牛犇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王泉活动了下右胳膊,笑道:“都市传说?人肉卤味店?看来也不行。”

        其他几个人跟鬼全傻了。

        这特么也行?

        王泉不再多言,他抬起断魂斧一矮身,瞬间便出现在人肉佬面前,尔后斧子狠狠劈下!

        ............

        十字街外的宝马上,姬星羽看着手里手机中的视频,睡意全无,“就是现在!”

        她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她便开门下车,嘴角微扬,“提高好感度的时候来啦~~!”

        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

        王泉一斧劈下!

        尔后斧子完全从人肉佬身上穿过,没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人肉佬冷笑,“你以为你能伤到我?现在,乖乖做我的卤肉吧。”

        王泉后退两步,眉头紧锁。

        他眼眸中的猩红消散,就连斧子跟打火机上覆盖的黑红雾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不是他主动的,而是不知为何,体内小姐姐的力量莫名其妙回到了身体深处,无论他怎么呼唤调用都没反应。

        叹了口气,王泉轻声道:“没想到断魂斧也伤不到你,看来只能使出我压箱底的绝活了。”

        牛犇方恒二人精神一振,“大佬,什么招?”

        符咒?诅咒?还是刚才一样得黑红雾气?

        话说他俩在这儿真的被克,普通手段根本伤不到这里的鬼物。

        这一路上全靠大佬一路火花带闪电狂砍一条街才搞定的。

        王泉微微一笑,转身拔腿便跑,“当然是赶紧跑路啊笨蛋!”

        牛犇:“......”

        方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