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明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半辈子做的恶,下半辈子去偿还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半辈子做的恶,下半辈子去偿还

        杭州府从正四品的知府,到正七品的推官,从全城第一世家的沈家家主,到最大的青狼帮帮主,全部被绞死。

        四十几具尸体挂在城北的郊外,将要曝尸三天。

        因为大明虽然进行了各方面的改革,但是酷刑并没有被废除。

        所以,不但是这些首恶受到了严惩,他们的整个家族都要受到牵连。

        女的会被送到国营的纺织厂去做苦工,往后余生的那种。

        男的则会被送到北方去修公路或者修铁路,也是有去无回的那种。

        上半辈子做的恶,下半辈子去偿还,人生有苦有甜,很公平,也很圆满。

        这些人超过了三千人,沈浪特意抽出一个局百余人的勇卫营士兵,以及杭州府的近三百差役负责押送。

        一辆辆狭小的囚车里面塞上三四个人,甚至是七八个人,排起长长的车龙,缓缓的向杭州城北门方向驶去。

        这些都是曾经在杭州府作威作福的人,如今终于得到了他们应有的下场,沿街围观的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不解气的,吐口水、扔臭鸡蛋、扔烂泥巴的都有。

        而囚车里的囚徒,大多已经麻木,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将充满黑暗。

        突然,一个大爷指着刚从身边经过的一辆囚车,大声道:“那个,刘衙内,是刘衙内……”

        刘衙内是杭州府百姓对刘承昌私底下的称呼,因为他的恶行比那高衙内有过之而无不及,刘同知也和高俅一般,对这个儿子是极尽的宠溺。

        听到刘衙内这个名字,周围的百姓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寻着大爷指的方向看去。

        看到大爷指着的那人脸上满是黑污,一时也有些认不出来。

        “对,就是他,就是刘衙内,他化成灰我也认识,打死他,打死他……”又一个大叔咬牙切齿的大喊着。

        得到两个人确认,其他百姓不再怀疑,就算是搞错了也没什么,因为这里面的人没一个是好鸟。

        于是,不少人纷纷跟着咆哮道:“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看到自己被认出来,刘承昌一边躲闪,一边否认道:“不,不是我,不是我……”

        可没人听他申辩,原本无差别攻击的百姓,全部将火力对准了他,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向他砸去,连屎都有,他完全无法招架。

        刘承昌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顿时恶心得不行,就直接在囚车内吐了起来。

        这辆囚车里面一共有六个人,其他五人还是他的家丁。

        曾经这些人跟着刘承昌一起作威作福,如今主仆一起受难,落得这个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可是这些走狗不这样想,他们只会认为是刘承昌连累了自己。

        若是刘家得势还罢,他们也愿意替主子受些罪。

        可现在刘家自身都难保了,刘同知本人甚至都听说已经被处死了,那谁还会管这刘衙内的死活,谁还愿意替他卖命受罪。

        于是,他们毫不犹豫的便将心底的火气全部撒到了刘承昌头上,走狗反咬起主人来,那是一点都不留情。

        所以刘承昌虽然从沈浪手中逃得一命,但又落进了自己养的走狗手中,被关在一个笼子里,这几天没少受这些人的欺凌。

        他如今这般模样,弄得别人都差点认不出来,就是这些人造成的。

        不过差点还因祸得福,被他逃过一劫,但终究是被眼尖的大爷给认了出来,难逃厄运。

        现在,不但被刘承昌连累着平白受了那么多攻击,这混账又在囚车里吐得到处都是,几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对刘承昌再一次拳打脚踢。

        “打他,打他,打死他……”

        “打得好,打得好,再打,打死他……”

        看到囚车内的几人对刘衙内一通暴揍,围观的百姓一阵叫好,不少人也停止了攻击。

        见到痛打刘衙内能讨好百姓,让自己少受连累,几个家丁更是起劲,刘承昌被打得惨叫连连,不断求饶。

        不过几个家丁也不敢下死手,因为勇卫营早就有命令下来,如果囚车里的人非正常死亡,而是被其他人谋杀。

        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囚车里的所有人都处死。

        虽然知道自己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但好死不如赖活着,没几个人想死。

        囚车车队一直在行进,但是沿街两侧围观的百姓很多,比较拥挤,他们想跟着车队一起走就很难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衙内所在的囚车越走越远。

        可是,这并不能减少他们对这二世祖的憎恨,所以不少人还是咒骂不已。

        这些话被缓缓驶来的一辆囚车中的一个妇人听到了,这个妇人头发披散,神情木讷,好像石雕一般。

        突然,她仿佛是活了起来,直接站起身,抓着囚车的栅栏大叫道:“昌儿啊,我的昌儿啊,你在哪里啊。”

        原本大家还没有注意到她,但她这样一叫,不少人便看过来。

        “这是刘衙内的亲娘戚氏,就是她,哈哈,她也有今天哪……”

        “听闻刘同知惧内,刘衙内如此胆大妄为,就是这戚氏惯的,她是助纣为虐,祸害了杭州府多少良家妇女啊。”

        “这种母老虎,就应该送进教坊司,让人好好管教管教。”

        “哈哈,这母老虎谁看得上,她不是惯着刘衙内吗?就让她看着他儿子受尽磨难,然后悲惨而死,这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因为囚车内的都是女囚,所以围观的百姓虽然愤怒,但直接发起攻击的比较少,大多只是用语言进行咒骂。

        可是这些话,却如同利刃一般刺进戚氏的内心。

        以前她高高在上,连刘同知都有些怕她,谁敢对她说这种话?

        “都是我害的吗?是我害的吗?”戚氏喃喃自语的自问。

        车队缓缓的驶出城外,在城外不远处的官道两侧,那十个绞刑架还没有撤下来,那几十具尸体如同腊肉一般挂在那里。

        “爹啊,你不能丢下我呀,孩儿以后怎么办哪……”

        “老爷啊,你死得好惨哪……”

        囚车内的一些人认出了那些挂着的尸体,顿时痛哭不已。

        戚氏目光怔怔的看着那具吊在半空中,耷拉着脑袋的尸体,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滑落。

        她想起当初刘洪也是一表人才,勤奋好学,高中进士后被戚家相中,成为戚家女婿。

        他从知县做起,再在戚家的帮衬下,一步步做到同知。

        为官之初,他也立志做一个为民请命的好官……

        突然,戚氏似哭似笑的嚎叫道:“哈哈哈哈,是我害的,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我害得刘家家破人亡啊,哈哈……”

        她那瘆人的笑声让同囚车的几个女囚都感到心里一阵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