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斗罗之道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方反应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方反应

        “剑叔,你说一个十岁的年轻人,天赋再高,魂力等级最高能抵达多少级?”宁风致饶有兴致的朝着尘心问道。

        “我十岁之时,魂力等级已经突破大魂师,即便是先天满魂力,我相信也不会超过二十五级。难道风致你今日见到四个十岁的年轻人魂力等级都超过了二十五级”尘心的神色之中有一丝惊讶。

        宁风致点了点头,道:“不错,剑叔,你猜猜他们四人的魂力等级有多高?”

        尘心简单思考,道:“既然风致你有如此评价,那这四人的魂力等级应该已经抵达魂尊之境了把。如此的确如风致你所说是天才中的天才。”

        宁风致摇了摇头,说道:“剑叔你猜错了,这四人的等级都已经抵达魂宗之境,而且我感觉似乎都超过了四十五级!”

        尘心听了之后,神色之中的惊讶之色消失,反倒是皱起了眉头,“风致,你所说过于匪夷所思,一般邪魂师才会有如此快速提升能力,即便是邪魂师,提升速度如此之快,肯定有损根基,而且肯定会消耗大量的生命力,这种拔苗助长,只会是毁坏自己的天赋而已,如此之人怎么会是天才。风致你是否感应错误了。”

        宁风致笑着说道:“我倒是不这么认为,那四人一男三女分别名叫道玄,道雪,莫邪,秋儿,道玄,道雪为兄妹,莫邪,秋儿两人样貌一致应该是双胞胎,名字是不是真的还待怀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四人的战力都极强,首先先说道雪,在狩猎大会中凭借一人之力将一头千年的铁甲犀轻松降伏,而且没有使用武魂。魂力等级未知,武魂未知,魂环未知。

        然后是莫邪在狩猎大会之中和保护雪海藏等人的魂帝起了冲突,结果凭借一人之力,直接将那魂帝击杀,魂力等级四十以上,武魂狐类兽武魂,冰属性和暗属性,魂环两紫两黑!”

        “什么?”尘心惊讶的说道。

        “剑叔你没有听错,魂环两紫两黑,至于秋儿,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出过手,但是可以从莫邪推测,两人应该实力相差不远,然后就是最后一人,道玄此人为四人的领头之人,在狩猎大会之中,仅凭肉身之力就直接击败了一名魂帝,今日晚宴之中,他倒是主动暴露了自己的武魂,是一本书,此人魂环则是正常的两皇,两紫,但是我感觉他的魂环颜色应该有问题,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因为此人显露魂环之时,独孤博的神色有一些怪异。再加上莫邪等人的魂环,可能性极大,但是具体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考量。”宁风致回忆起晚宴中的那一幕,神色带有一丝肯定。

        “风致,照你所说这四人不仅等级出众,连同实力也与境界不符。那这四人倒是有待考量。如果没有问题,这四人一定要想办法收入到七宝琉璃宗之中。”尘心轻轻点头,认真思考起宁风致刚刚所说那些话的意义。

        “这四人可不好收服,他们有自己的势力,名叫道门,身旁还更随一人随身保护,那人的实力我感觉似乎已经达到封号斗罗,晚宴之中我邀请了他们前来七宝琉璃宗做客,他们倒是答应了,等他们到七宝琉璃宗的时候,剑叔你自己观察便是,我认为他们答应要来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剑叔你,道玄今日在晚宴之中倒是提了请求,这个请求就和剑叔有关。”宁风致的目光落回到尘心手中五彩小剑之中。

        “哦?什么请求?此人武魂为书,应该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吧,还有你给我的这把五彩小剑是何物?”尘心举起手中的小剑,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剑叔,道玄说其从小炼剑,虽然武魂非剑,但是还是想要向剑叔请教一番剑法。而剑叔你手中的五彩小剑则是他所留的一招剑法,根据他的介绍说,此剑名乾,乾乃天,剑有天地之势,势之剑,并且让我转告你,此剑法有八,八剑各不相同,诚心请教,希望剑叔你不吝赐教。至于如何查看,道玄说只要将此剑捏碎,其中剑法自然会释放,并且让我嘱咐剑叔,望多小心。”宁风致指了指尘心手中的五彩小剑。

        “哦?将剑法蕴于剑中,倒是新颖,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何本领还让我小心。”

        说完,尘心就将手中的五彩小剑一把捏碎。

        “轰!”

        五彩小剑一碎,四周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几分,五彩小剑的碎片顿时化作五彩的光点融入到剑中,剑身中五彩剑势,似乎化作真正的剑一般,直接朝着尘心胸口刺去,恐怖的剑势猛然爆发,如千玄所说一般,顿时宁风致和尘心所在的宫殿之中,似乎被天地所压迫一般,空气都变得异常沉重了起来。尘心还好,只是眼神一亮,一旁宁风致竟然有一丝喘不过气的感觉。

        “好气势!”

        尘心伸出双指,以指代剑,双指直接和五彩小剑的剑势对上,尘心指尖,一道精纯的剑气射出,纯粹从身体里迸发而出的剑气,顿时一道气流直接从剑尖和指尖四散开来,然而尘心的剑气竟然在五彩小剑的剑势节节败退。

        “倒是小看它了!”

        尘心微微惊讶,体内魂力涌动,尘心指尖剑气猛然增加数倍,五彩小剑的剑势,仅仅片刻的时间就被尘心的剑气消耗殆尽。

        “剑叔,这剑?”宁风致有一丝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尘心感受着空气中残留的那一丝五彩小剑的剑势,疑惑的摇了摇头,道:“剑法不错,说来倒是奇怪,凭借刚刚的感受,仅这一剑常人都极难练成,更不用说八剑,即便是现在的我学会此剑可能都要花费些许时间,这道玄能练成按道理来说剑道天赋肯定极好,但是你又说他从小练剑,照理说剑道基础应该不低。但是刚刚那一剑之中,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剑道基础,根本不会用剑。这两者之间格外的矛盾。如果按你所说此剑有八,还各不相同,如果强度相当,凭借他这样的剑道基础,他根本不可能学会。所以这其中矛盾之处也就更大了。”

        “剑法强大,却又不会用剑?实力应该接近魂圣,魂力等级却只有魂宗?呵呵,这道玄倒是越来越神秘了,既然如此,剑叔你要见他么?”宁风致摸了摸下巴,看向尘心。

        “见一见又何妨,他来的时候,风致你通知我便是。想你应该也无事了,我就先走了。”尘心转身朝着空中踏出,背后的纯银长剑也自动飞到尘心脚下,带着尘心直接化作一道银色的流光飞出宫殿。

        “倒是期待道玄你到来那日呢。”宁风致看着离去的尘心,笑了笑站起转身离去。

        天斗皇城某处的一座装饰古朴的巨大院落中。

        一道碧绿色身影,面颊扭曲,额头上豆大的汗水不断低落,双手紧握,指甲好像都要插入到血肉之中。此人不是其他人,正是独孤博,见独孤博的现状体内的碧磷蛇毒又开始反噬。

        那种蚀骨的疼痛,和那种麻痒到心里的感觉,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受得了的,即便以独孤博的实力,此时也是全身衣衫尽湿。独孤博体内的魂力不断涌动,努力的压制着体内的毒素,可是这碧磷蛇毒和独孤博体内的毒素似乎已经产生免疫力一般,即便独孤博作何努力,那已经融入骨髓的碧磷蛇毒根本不受独孤博体内的魂力的影响。依旧疯狂的折磨着独孤博。

        整整一刻钟之后,那碧磷蛇毒似乎感到疲惫了,这才缓缓退去,独孤博体内的痛感和麻痒的感觉这才渐渐消退,独孤博这才松了一口气。

        “体内的毒素越来越不受控制了,而且次数也越来越频繁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够坚持多久,那小子哎”想到这,独孤博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神色之中满是落魄之感,谁又想到鼎鼎大名的独孤博强大的背后又承受着如此的痛楚。

        独孤博来到窗口处,看了看院落中的草木,缓缓看向天空,黑夜点点星光闪烁,独孤博不由的发起了呆,静静的思考着未来。

        细细簌簌

        院落外,一个六七岁的倩影突然出现,缓缓走入院落之中,发出了一丝细微的声响,这道倩影一进院落就注意到了正在窗口处发呆的独孤博,脚下的动作也更慢更轻,直接弓下身躯,悄悄咪咪的来到窗台之下。

        “嘿!爷爷你在干什么呢。”倩影猛的窜出,猛的叫道。

        “啊?雁雁你可把爷爷吓一跳呢,爷爷我当然是在想我们家可爱的雁雁。”独孤博露出一丝吃惊的表情,身形猛的一颤,低头看向身下的倩影,露出满脸的笑容,伸手将窗台处的倩影一把抱起。

        这倩影不是其他人,正是独孤博的孙女,独孤雁,也只有独孤雁才能这么轻松的接近的独孤博,其实独孤雁进入院落之时,独孤博就已经发现了她的身影,只是没有揭穿而已,之后的的吃惊和身形震动自然也是假装的。

        “哈哈,爷爷,雁雁是不是很厉害,雁雁吓到爷爷了呢。”独孤雁抱了抱独孤博开心的说道。

        “那是自然我们家雁雁最厉害了。”独孤博看着怀中的独孤雁,刚刚心中的烦劳瞬间都烟消云散,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嘿嘿,爷爷,雁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雁雁已经突破到十级了!只要获取了魂环,雁雁就是魂师了,哈哈。过不了多久雁雁就会变的和爷爷一样强大了,到时候雁雁就可以保护爷爷了,就不用爷爷来保护我了。”独孤雁一边说着,脸上的兴奋之色也越来越重。

        独孤博听到独孤雁的话,愣了一下,眼眸之中多了一丝痛苦,复杂,难受,但是这一切一闪而过,年幼的独孤雁根本发现不了,导致这一切变化都由于独孤雁的武魂和独孤博的武魂一样,都是碧磷蛇。

        “雁雁真厉害,爷爷也为雁雁感到高兴,可是爷爷明天有事情要耽误,爷爷后天带你取获取魂环怎么样?”独孤博面露兴奋,又带有一丝可惜。

        “后天么?爷爷明天有事情么?没事的爷爷,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哦。那就后天哦,嘿嘿,雁雁最喜欢爷爷了,爷爷答应雁雁的,一定不能反悔,所以爷爷你明天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完哦。”独孤雁神色之中有一丝失望,但是很快就一闪而过,开心的说道。

        “我们家雁雁长大了,真懂事。”独孤博轻轻的抚摸着独孤雁那碧绿色的头发,碧绿色双眸之中也多了一丝坚定。

        “那是当然,那爷爷你早点休息,雁雁就不打扰你了,明天爷爷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完哦,雁雁在家里等爷爷回来哦。亲亲!”独孤雁不大的双手,一把楼出独孤博的脖子,嘴唇也轻轻的在独孤博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嗯,爷爷答应雁雁,爷爷送雁雁回去吧。”

        “好呀,好呀。雁雁要飞要飞。”独孤雁指着外面的天空,一脸兴奋。

        “好!我们走喽。”独孤博抱起独孤雁直接从窗口之中一飞而出,天空之中一老一小两道身影快速闪过。

        不到片刻,独孤博就带着独孤雁落在了另外一个庭院之中,推开屋门,独孤博直接抱着独孤雁来到床边,将独孤雁放在了床上。

        “雁雁你好好休息,爷爷走了哦,下次爷爷带你飞哦。”独孤博宠爱的看着眼前独孤雁。

        “爷爷再见!”独孤雁朝着独孤博摆了摆手。

        独孤博朝着门外缓缓走去,并将房门关上。

        屋内,独孤雁很快就睡去,庭院之中也恢复了宁静。

        门外,独孤博静静的站在原地,过了良久,独孤博转头看了一眼屋内,身影这才缓缓消散。

        “道门道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雁雁,为了你,爷爷付出一切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