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王衡在线阅读 - 119无法拒绝的男人

119无法拒绝的男人

        “路总监,麻烦您把他的手机号给我。”

        覃猛话音刚落,就看到路琪撇了撇嘴,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

        “人家都离职了,你还骚扰他,这不太好吧?”

        “骚扰?”覃猛傻眼了,“刚才不是你说的,建议我找他取经吗?”

        路琪:“对啊,但这只是对你有好处,对我,对王衡,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覃猛:“……好处?”

        路琪戏谑道:“你该不会觉得人家是志愿者,义务给你补课吧?补课也是要收好处费的啊。”

        确实,如果拿不出任何好处,就找人家问投资秘诀求指点,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可是,什么样的好处才说得过去呢?

        思索了一番,覃猛咬牙道:“我这边缺一个投资顾问的职位,希望路总监帮我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

        路琪:“我确实有个合适的人选,可惜,他还是个大学生,要专注于学业的。”

        覃猛继续道:“我不需要全职员工,只需要一位兼职的顾问,不需要坐班,只需要随时交流提点意见,就能拿到初级经理的工资。”

        路琪扬了扬眉毛,有些惊讶:“这种级别的待遇都可以独自决定,你的职权这么大?”

        覃猛不禁苦笑:“人事那边,我还是有点话语权的。”

        路琪则是一脸悠然的微笑:“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内推一个合适的人选吧。他是我们的前兼职员工,能力非常值得期待。”

        “那当然……”

        亲自经历了比特币投资,还目睹了许多曾经的大佬被套在里面之后,对于能够在谷底入场且在最高点全身而退的王衡,覃猛简直好奇极了。

        ————

        王衡收到了覃猛的短信邀约,本来是想拒绝的,但一看人家居然提出了‘无需坐班无需干活只要回答问题就能拿工资’这样的条件,他就同意了。

        毕竟覃猛是个男人,没有丝毫柴刀的风险,何苦跟钱过不去呢?

        当然,在出发之前,他特意问过了仓鼠——只要自己不逆天改势,那么稍稍表现出先知般的玄乎,套取一点个人利益,并无大碍。

        还是那家咖啡馆,还是那个靠窗的作为,之前是用来给叶寻补习,而今天,对面换成了一个求知若渴的男人。

        “关于比特币的投资秘诀啊……”王衡听完了对方请教的问题,挠了挠后脑勺,“我之前给您说过,就是我看好区块链,看好这个市场。”

        覃猛连忙问道:“那么您的意思是,它一定会涨回来,涨得更高,对吗?”

        王衡想了想,说:“会,但时间会有点久。如果你现在套在里面的话,我建议尽快出来,先拿着钱干点别的。对了,你是多少钱入场的?”

        覃猛:“这次是五千三。”

        王衡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是五千五啊……那你没亏,反而有点小赚嘛。”

        覃猛扶着桌子:“这让人怎么甘心?”

        王衡立即提醒道:“恕我直言,您这个心态有问题。投资最重要的是理性,冷静思考、分析,用理性的头脑做决定。‘甘心’这种词,绝对不该出现在投资人的嘴里。”

        覃猛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苦笑:“您是说中了,我的投资和比特币这种其实不是一个专业。我擅长的是看财报,看商业前景,分析某个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财务风险。在我们那里,我做的事情是找有前途的创业公司,然后投资给他们。直接在开放市场里玩这么大,我还真是很少有。”

        王衡恍然:“怪不得,原来您也不是专业玩投机的。”

        覃猛继续求教道:“所以您如果有什么心得的话,请务必跟我讲讲,我自己的钱还套在里面呢。”

        王衡斟酌了一下,问道:“可是您提供给我的兼职岗位,是你们公司的。我给您的建议,是私人的,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覃猛立刻答道:“没关系,这还在我的权限以内,初级经理在公司内不算很高。而且我相信您既然看比特币看得这么准,那么在其他的商业领域也一定能提出有价值的建议,所以不算公器私用。”

        王衡不禁陷入了沉思。

        沉默了半晌,覃猛又说:“而且除了工资以外,我个人还可以提供一些私人咨询费,您看怎么样?”

        这下,就轮到王衡苦笑了。

        “我也不是骗你,实话实说,比特币近期的走势我真的……”他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自己忘了,只能用个更合理的说法,“真的看不太清。我可以判断,八千元一定是近两年内的顶,但接下来会不会回到七千,确实不太清楚。”

        覃猛又问:“那么,六千五呢?”

        为了所谓的私人咨询费用,王衡绞尽脑汁,仔细回忆了一番。

        然后,模糊不清的记忆,让他试着答道:“应该可以……”

        覃猛顿时来了精神:“您有多大把握呢?”

        王衡:“不是很有把握。如果要我提建议,如果您实在舍不得现在离场,那也行,但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在两个月内全部抛出。”

        关于一周目的印象,在二月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听到的比特币走势就只有坏消息了。

        现在是年底的12月,于是覃猛立刻接道:“您的意思是,要在明年二月份之前?”

        “必须的……”王衡点了点头,忽然话题一转,“对了,覃总监您现在有没有考察中的投资项目?”

        “创业公司?当然有。”

        “可以给我看看吗?不需要商业机密资料,我只要看看您的部门正在考察哪些可投资的公司。”

        覃猛有些疑惑:“只要公司的名字?”

        王衡:“对,关于互联网创业的情况,我其实也有些了解。”

        “好吧,光看名字确实无所谓,而且只要入职也就谈不上泄密……”这么说着,覃猛点了点自己的手机,点开一串名单列表,然后把手机递了过去。

        名单很长,足足七八十行,而且确实只有公司的名字和创业方向。但对于王衡而言,这些就够了。

        用文档编辑功能,他在其中的几家公司名上打了勾,就把手机递了回去。

        覃猛看了看:“b站、智乎、嘀嘀搭车、大众评点、金东……你看好这些公司?为什么?”

        王衡微笑着说:“确定入职以后,我就好好解释一下。”

        覃猛不禁疑惑地问:“你对这些公司也有了解?”

        王衡耸了耸肩:“你猜,我当初为什么会看好比特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