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王衡在线阅读 - 135令人安心的台词

135令人安心的台词

        一进录音棚,韩奕萱就感觉身旁的少女换了个人。

        据裴宁乐所说,她也没进过这种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都不怯场。跟编曲师、录音师的交流,更是自信非常。

        这间录音棚藏在一栋普普通通的写字楼里,面积很小,只有控制室和声场这两个房间,要上厕所都只能出去找写字楼的公厕。但这里面的装修和设备,却显得很专业。墙上覆盖着吸音海绵,声场里架设了十几支麦克风。

        不过对于裴宁乐来说,只需要用到其中的一支。

        首先,要把歌曲的伴奏录下来,而且不同的乐器要用不同的音轨,分别录制。好在裴宁乐已经决定了要做得尽量简单,伴奏只有最基本的钢琴。这样一来,录制起来就简单了很多。

        不过虽说简单,但在录音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尝试不同方案,还是需要不少时间。韩奕萱便找了个椅子,搬到光线最明亮的地方,拿出自己的复习资料看了起来。

        过了几个小时,韩奕萱感觉自己都快复习完这一门的时候,裴宁乐终于从声场里走了出来。

        娇小的少女使劲伸了个懒腰,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韩奕萱放下笔记本和书,迎了过去,问道:“已经录完了吗?”

        裴宁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没那么简单,今天搞定的只是个demo,我拿回去琢磨琢磨,可能还是要再调整一下。而且就算不需要调整,那也还要做后期呢。”

        韩奕萱忽然有些好奇:“那你的demo可以给我听听吗?”

        裴宁乐:“当然可以啊。”

        这时,旁边的录音师说:“这边来吧,听这个耳机。”

        韩奕萱来到控制台前,戴上了耳机。

        耳机里,一段钢琴前奏之后,响起了少女空灵的声音。

        “我踏上一条沙漠中的路,

        看镜中风尘仆仆,

        在每一个黄昏默默踌躇,

        给自己点根蜡烛……”

        霎时间,韩奕萱沉浸其中。那空灵的嗓音,与忧郁彷徨的曲调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而纯粹的钢琴伴奏,又将歌曲的氛围变得如同朦胧诗一般,娓娓道来。

        三分半钟后,音乐结束。

        韩奕萱摘下耳机,盯着不到两米远的那个娇小女孩,面色颇有些复杂:“这是你自己写的?”

        裴宁乐歪了歪脑袋:“有什么问题吗?”

        “我本来以为,你写的歌应该是那种比较少女,比较清新,比较青春的……”韩奕萱试图描绘出自己心目中的印象,“可是没想到,你写的歌居然……怎么说呢?”

        一旁的录音师笑着接道:“这么文艺范儿?”

        韩奕萱揪着耳边的发丝,斟酌道:“也不能说文艺,我身边的同学里就有很多文艺范的女生,但她们给我的感觉和小乐完全不一样。”

        录音师:“因为那是装出来的文艺范儿吧?这歌可是骨子里透出的诗意,像顾晨的诗一样。”

        韩奕萱提醒道:“那位大诗人的结局是把老婆杀了再自杀,你这么说可不太好哦。”

        录音师顿时大笑起来:“开个小玩笑嘛,哈哈哈哈……”

        “喂,一首歌而已,你们越说越离谱啦!”裴宁乐抗议道。

        ————

        期末考试,终于开始了。

        对于其他几位室友来说,这是令人心惊胆战的时刻。但对于早就有了基础而且平时也没落下学习的王衡而言,就很轻松了。

        他写完了整张试卷,还有空看看周围。

        偌大的阶梯教室里,坐了许多陌生的同学。室友们都被分到了不同的角落,而王衡周围的熟人,只有斜后方的副班长冯佳淼淼。

        无聊之下,王衡在演算纸上写了韩、裴、路、叶这四个字,推算起了自己的处境安危。

        横排,是那四个女生的姓,而竖排则是三个衡量标准——好感度、亲密度、黑化度。

        根据一周目的实践经验,再辅以二周目的实践和思索,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找到了一些诀窍。四位女刺客对自己的态度,或许可以用这三个标准分析一下。

        好感度高一点,没关系。

        亲密度高一点,可能会造成隐患。

        黑化度高……那就不用说了,必须警惕起来。

        但眼下的问题是,仓鼠只是仓鼠,不是万能的系统,并没有一个galgame里的那种游戏面板,告诉他每个女生的三项数值是多少。

        他在每一处空位上填了数字,但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又一个个划掉。斟酌半天,还是没法得出确切的答案。

        “世界上最叵测的东西,就是人心啊……”王衡喃喃道。

        就这样磨蹭了好一会,交卷的时刻终于到了。

        王衡坐在座位上,等监考老师将试卷收走,然后就听到了班长孙兴思的声音:“王老师啊,要不要跟我对个答案?”

        “为什么要对答案?”

        孙兴思捏着写了许多题目答案的演算纸,刚刚走到他跟前。听到这话,孙兴思不由一愣。

        “对答案不是很正常的吗?”

        王衡耸了耸肩:“试卷已经交上去了,一个字都不可能改,既然如此,对答案还有什么意义?”

        孙兴思:“让自己更安心一点啊……”

        王衡:“那我也没办法,我的草稿纸上一个答案都没写,具体的答案也忘得差不多了,抱歉。”

        开玩笑,演算纸上那些东西怎么能给人看?

        孙兴思无奈之下,转向旁边的冯佳淼淼。

        冯佳淼淼:“你瞅啥?”

        这话虽然有点直,但语气里并没有恶意。只是那一点点微妙的口音,配合着‘你瞅啥’这三个字,让孙兴思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没事,没事。”孙兴思败退了。

        见状,王衡不禁腹诽——喂喂喂,你可是班长,这么从心真的没问题吗?

        看了看孙兴思的背影,王衡又扭头望向冯佳淼淼。

        冯佳淼淼瞪了回来:“你瞅啥?”

        “……没什么。”

        王衡忽然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韩奕萱、叶寻、裴宁乐你们学着点,看看人家!对一个没有亲密接触的普通异性,这才是令人安心的正确态度好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