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王衡在线阅读 - 220树欲静而风不止

220树欲静而风不止

        从帝都回蓉都的飞机上,三人依旧坐在一起,却全程几乎没有聊过哪怕一句话。

        没办法,因为昨晚睡眠不足,所以还没等飞机起飞,三人就纷纷睡着了。到了蓉都的机场落地之后,在空姐的提醒声中,三人才逐渐醒来,打着呵欠下飞机。

        出了航站楼,他们搭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先开到了韩奕萱的学校门口。

        下车之际,韩奕萱忽然抓住裴宁乐,在她耳旁悄声道:“咱们说好的,谁都别偷跑。”

        裴宁乐:“我反正肯定不会。”

        如果能转学,韩奕萱肯定毫不犹豫,很遗憾这并不现实。于是她此刻就只能深深地凝视了裴宁乐一眼,选择暂时相信小乐的节操。

        韩奕萱下车了,而裴宁乐与王衡又被司机送到电信科技大的校门口。

        “我先送你回家吧。”王衡如此说道。

        裴宁乐点了点头,静静地跟在他身旁。

        少女的心中,还残留着昨天录完节目之后的兴奋感。只是回到了熟悉的街景之中,再回想昨天的节目录制,那光彩闪耀的舞台、欢呼鼓掌的观众和四位大名鼎鼎的导师,便不禁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好不真实啊……”裴宁乐忽然低声慨叹道,“居然真的上节目了。”

        王衡:“对,你真的上节目了,要不了多久就能火。等到节目播出以后,会有很多人在网域音乐和b站上给你发私信,会有人找你要签名,会有人花钱请你去演出。”

        裴宁乐:“会有很多人听我的歌……”

        王衡补充道:“而且等复赛开始,你上节目的镜头会更多,名气会更大。所以说,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心态稳住,不要乱,娱乐圈的名利已经在朝你大步跑来了。”

        少女轻笑两声,脚下的步伐却迈得更小。

        她说:“我其实不想要娱乐圈的名利。”

        王衡挑了挑眉:“那你想要什么?”

        裴宁乐:“我只是希望有更多人的听我唱歌,喜欢我的歌。如果靠写歌唱歌能赚点钱,养活自己,想尝什么都不用顾忌钱包的话,那就完美了。”

        王衡:“你说的,不就是名利吗?”

        “我只是想纯粹一些,不想和别人比,也不想牵扯那些多余的复杂的东西。而且我想知道……”说到这里,少女忽然停住了脚步。

        王衡也随之止步,扭头望着她。

        裴宁乐郑重地问道:“你希望我变成那样吗?”

        王衡:“你说的哪样?”

        裴宁乐:“就是变成明星,让很多人都知道,赚很多钱。”

        王衡颇为自然地笑了笑:“这不是好事么?”

        裴宁乐却还是执拗地追问道:“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希望这样吗?”

        王衡盯着她,沉默了几秒。

        少女也紧紧地盯着他。

        忽然,王衡也认真地说道:“作为朋友,我希望你的梦想实现,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我希望看到你在舞台上尽情挥洒,让所有人都见识到你的才华。我希望你赚到大把大把的钱,以后再也不用精打细算。”

        裴宁乐若有所思地重复道:“作为朋友?”

        王衡反问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么对你来说,我呢?”

        少女眨了眨眼,深吸一口气,卡壳了几秒钟,说:“你也是,是我最好的朋友。但韩奕萱和叶寻是什么?”

        王衡:“……那就在最好的朋友后面加个‘之一’吧。”

        裴宁乐稍稍松了口气,但也不禁略感失望。

        两人迈开脚步,继续向前走。很快,就来到了那栋单元楼门口。

        裴宁乐:“不用送我上去了,你回去吧。”

        “那就加油,我很期待你的下一首歌。”

        说完,王衡便转身走开了。可是才迈出几步,他就又被少女叫住了。

        “哥哥!”裴宁乐喊了一声,等他转过身来,笑着道,“我可不只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妹妹哦!”

        王衡愣了一下,也微笑道:“是啊,小乐妹妹。”

        ————

        王衡回到寝室,跟正在闲聊的室友们打了个招呼,从笼子里掏出仓鼠,又来到了楼顶天台。

        在天台的边缘,他拿出仓鼠,托到眼前。

        王衡问道:“照着现在的事态继续发展,韩奕萱和裴宁乐会不会闹起来,撕破脸?有没有黑化的风险?”

        仓鼠趴在他的手掌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调侃道:“又来找作弊器啦?不是我说,你这未免也太谨慎了一点吧?她俩现在完全没有黑化的苗头啊。”

        王衡:“保持稳健总不会错。”

        仓鼠:“好吧,那么我向你保证,以目前的发展情况,你并没有被柴刀的风险。”

        王衡:“那有没有失去贞操的风险?”

        仓鼠不屑地睨着他:“你一个大男生还担心这个?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好事吗?”

        王衡嗤笑道:“看起来是好事,但糖衣炮弹这种东西,还是算了吧。”

        仓鼠:“炮弹丢开,糖衣吃掉,这还不叫好事?”

        王衡另一只手摩挲着下巴,沉吟道:“但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话说,等到裴宁乐成名以后,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仓鼠摊开小爪子,无奈道:“她成名这件事情就足够特别,衍生的事件,那可太多了。我怎么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变化?”

        王衡强调道:“关于人身安全和贞操的事情,你应该明白。”

        仓鼠:“我只能说,以你现在这个严防死守的状况,她们谁都不可能得手。这一点,你就放心吧。而且以她们现在的关系,也没那么容易撕破脸。”

        “那就好……”

        王衡的问题已经问完,于是就准备把仓鼠塞回到口袋里,回寝室去了。可就在这时,仓鼠的一句话让他当场愣住了:

        “你现在还可以当个纯情直男,但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踏上渣男之路,乃是你恒定的命运。”

        王衡:“你演什么神棍?”

        仓鼠:“所谓未卜先知嘛,就是这样的。”

        王衡冷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吧,我话就摆在这——以前当渣男,是我太蠢。但从今以后,我要么单身一辈子,要么就跟某个女孩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可能有其他情况!”

        仓鼠眨了眨绿豆般的小眼睛,笑而不语。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个flag可太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