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修真小说 - 半仙在线阅读 - 第二一一章 分手

第二一一章 分手

        书生挥手一指丧失了反抗能力的僵尸,洪腾等人立刻上前对僵尸进行搜查。

        真正是从头到脚都扒了个干净仔细检查,甚至检查了僵尸身上是否有纹身图案。

        从头到尾,书生都在旁看着,监督着他们的搜查。

        确定了什么都没有后,书生道:“你们夫妇的这段尘缘,还是彻底了断吧。”一扇子将僵尸给扇到了阳光下。

        “嗬……”

        四肢百骸皆被震断的僵尸在阳光下惨嚎,扭动的身躯快速化作飞灰。

        没多久,地上便只剩了一堆粉尘,书生扇子扇开那粉尘看了看,也没有看到自己想找到的东西,这才将注意力分散在了三洞主的身上。

        三洞主闭目在烈日下,胸膛伤口已不再淌血,但却在冒着丝丝缕缕的邪气。

        走到跟前的书生问:“怎样?”

        三洞主睁开了双眼,“有点邪门,侵入血肉的邪气,我竟迟迟难以逼出来。没事,我慢慢来。”

        见他说没事,书生也就没再多问,先是走到了那石台旁,将石台仔细检查后,忽一掌将石台给震成了齑粉,扇子轻轻扇开粉尘,完了也没有见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之后,他又走到了那副金棺旁,围着棺椁上的精美花纹观察了一阵,一时间也没看出什么名堂,遂挥手连甩,那金缕帐子飞落回了棺椁内,顶盖也嗡隆翻落了回去。

        书生旋即一脚将棺椁踢飞,人亦迈步登空,踩在了棺椁上,手中摇着折扇,人与棺椁一同徐徐漂浮升空。直到飘出了深渊似的巨大地坑,人与棺椁才凭空浮停,转动着找准了方向后,突然嗖一声掠空而去,那场景宛若凌空御剑一般,只不过御的是棺材。

        地坑外忙碌的群妖们看傻了眼。

        深渊内的洪腾等人再次满脸惊骇,能浮空停顿已是不得了的修为,何况还带着如此沉重的棺椁御空飞行。

        众人皆在揣测,此人究竟是谁……

        数日后,曲终人散,四方云集而来的妖修陆续散去,给见元山一带的大地上留下了一块巨大的疤痕。

        群妖只管开挖,不管回填,就这样走了,见元山自己也没有再管的意思。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后,柳飘飘才来到了山中洞窟与躲了许久的庾庆等人碰面。

        获悉可以走了,庾庆等人自然要问情况如何。

        得知云兮已曝晒而死,飞灰湮灭,庾庆心头的隐忧总算是化解了。

        谁知他刚松了口气,柳飘飘又冒出了另一茬,“对了,那个秦诀你要小心点。”

        庾庆不解,“我小心他干嘛?”

        “你们三人鉴元斋的身份,我告诉了他……”柳飘飘把自己准备解决掉秦诀却出了意外的经过讲了下。

        三人顿时惊了,南竹失声道:“大掌卫,我真的要喊你姑奶奶了,你能解决掉他就解决,解决不掉就算了,干嘛要说出我们三人鉴元斋的身份,你这一说,他肯定要认为是我们出卖了他。”

        柳飘飘抱歉,“我只是想找个动手的借口,没想到他会冒出赤兰阁的身份来。”

        南竹:“那你就干脆点,直接做掉他啊,背地里下毒手也行呐。”

        柳飘飘:“我说了,千流山的三爷发话了,我不好再动了。”

        庾庆叹道:“你把事做个半拉子,这样一来,他以后还不得找我们算账啊?”

        柳飘飘鄙视道:“前怕狼后怕虎的,那就别起歹心谋人性命,敢起那心思就要敢承担后果。”

        这话说的,师兄弟三人竟无言以对。

        柳飘飘废话也不多说,拨开遮掩在洞口的藤蔓,看到一队人已经朝这边来,“好了,准备出发吧,跟着他们出山就行。”

        庾庆:“就这样光明正大跟着出山?”

        柳飘飘:“那是一队定期来这边干活的工匠,说好了会安排人护送他们离开,他们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跟上离开便可,巡山的见到也不会怀疑什么,有什么事我会帮你们应承。好了,别啰嗦了,下去吧。”

        庾庆拨开了藤蔓,正要从山壁上跳下之际,忽回头问道:“我们算是朋友吗?”

        柳飘飘默了一下,“不算。”

        庾庆苦笑,但还是回了两个字,“谢谢。”说罢直接纵身跳了下去。

        南竹对柳飘飘拱了拱手后跳下,牧傲铁亦如此。

        三人到了下面,等到那队工匠来到后,便跟在了后面,不慌不忙地随队离去。

        柳飘飘站在山洞的洞口目送了好一阵……

        半下午的时候,工匠队伍出了山,到了官道上,师兄弟三人才与那些工匠分开了,先窝在了路边的树下。

        去哪?这成了他们首要面对的问题。

        正商量之际,南竹忽冒出一句,“你们说,云兮说的那个‘小云间’所在是不是真的?”

        三人忽然都安静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牧傲铁:“她自己说是假的。”

        南竹:“她见老十五背叛了,她自然要说是假的,问题是她前后两次提到的都涉及了似乎相同的地方,要不,我们去看看?”

        庾庆没好气道:“老七,若是真的,怎么可能随便告诉我们。莫非你也想长生不老不成?

        你也不想想,那仙家洞府真要有什么长生不老的办法,她还用把自己给弄成个不人不鬼的样子吗?她自己早就求长生去了。连她都得不到的东西,真不知你这样的世人为什么还要想象的那么好,自己骗自己呢?”

        南竹反问:“谁说找仙家洞府就一定是求长生了,你说你冲什么来的见元山?咱们都清楚,咱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赚钱,没钱就买不起修炼资源,没修炼资源咱们修为就无法快速提升起来。”

        牧傲铁:“假的可能性比较大。”

        南竹:“我就问你们,不管真假,既然知道了目标地点,你们真憋得住不去核实一下?”

        三人又安静了。

        庾庆忽道:“我憋得住,假的就是假的,没必要去浪费时间。两位师兄,经过这次,我算是深刻反省了,你们也看到了,咱们差点就丢了性命,我是真不该带你们出来冒险。”

        他转过身去,伸手到衣服里面一阵掏,再转身面对时,拿出了两张面值分别是一百两的银票,“这次差点害你们丢了性命是我不对,一点点小小心意,就算是我赔礼道歉了。就当是路资了,你们回观里去吧,路上省着点用。”

        主动给钱?两位师兄顿时一副活见鬼的反应。

        牧傲铁问:“你不回去?”

        庾庆:“老七说的对,咱们修为想提升起来就得要有修炼资源,我身为掌门肩负门派重担,我得想办法去搞钱呐。”

        南竹:“你去哪搞钱?”

        庾庆:“我想好了,我得去京城,以阿士衡的身份摆摊卖字去,应该能赚点钱。”

        南竹:“那我们陪你去好了,我们还能帮你打打下手。”

        牧傲铁嗯了声,“没错。”

        庾庆摇头,叹道:“柳飘飘的话你们都听到了,那个秦诀是什么背景?赤兰阁,你们应该有所耳闻吧?秦诀知道被我们卖了,迟早是要找我们算账的,何况京城的水深的很,我确实不想连累你们。再说了,写两个字而已,也不用打什么下手,你们回去吧。”

        南竹:“出来之前,小师叔再三交代了我们,一定要护好你的安全,你没回去,我们回去了没办法向小师叔交差。”

        牧傲铁嗯了声,“是的。”

        庾庆见他们没完没了,当即翻脸了,“你们保护我?拿什么保护我?还给脸不要脸了,没看出你们自己是累赘吗?没看出我是想甩掉你们两个累赘吗?一旦在京城遇事,我一个人说跑就跑了,拖着你们两个,我怎么跑?”

        这简直是羞辱,牧傲铁顿时一脸愠怒,就要反驳。

        南竹抬手打住,拉住了他,“行啦,他就这翻脸贼的德行,目无尊长惯了,跟他讲道理是对牛弹琴。”拉住牧傲铁后,又指了指庾庆手上银票,“这么远的路,才两百两银子,连匹好脚力都买不上,你这是要我们走回去吗?再加一点。”

        “为什么要买好脚力?有的骑不就行了,花别人钱不心疼是吧?”庾庆一顿嘲讽,手上银票一抖,“就这么多,要就要,不要拉倒,愿偷愿抢自己想办法去。”

        “行啦行啦,算你狠。”南竹作罢,一把将那两张银票抢到手,给了一张给牧傲铁,然后推上牧傲铁就走,“走吧走吧,跟这翻脸贼没什么好说的。”

        庾庆站在树下负手目送,偶尔摸摸小胡子。

        走远了些后,不时回头的牧傲铁道:“你不会真以为他会去京城卖字吧?”

        南竹哼了声,“我信了他的邪还差不多。就他那求财若渴的德行,他要敢去京城卖字赚钱,还用等到现在?他绝对是有什么顾虑不敢吃那碗饭,不然绝不会客气。一百两也不少了,有钱就先拿着…行啦,别回头看了。”一个劲地朝他使眼色。

        确认两位师兄走远消失了,庾庆这才眉头一挑,捋了把马尾辫,转身朝另一头而去。

        相反方向,下坡路段的山林中,南竹和牧傲铁摸了回来,低身潜伏在林中鬼鬼祟祟偷窥。

        “走了走了,跟上。”南竹挥手一声。

        两人当即在官道一旁的山林中潜行,保持着距离跟在庾庆后面,庾庆偶尔回头看时,两人迅速矮身躲藏不动,就这么一路跟着,浑然忘了当初遇险时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