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我在诸天万界崩剧情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龌龊的白毛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龌龊的白毛

        “小雪公主不必如此客气,我是忍者,既然接了任务,那么自然是要全力以赴去完成的!”

        卡卡西脸上重新扬起了一个略显勉强的笑容,回了风花小雪一句之后,就重新缩到一旁看起自己的亲热天堂了。

        虽然对方刚才的那句话真的很伤人,但是,他旗木卡卡西大人有大量,也不能和人家一个小姑娘太过计较不是。

        因此,他这颗受伤的心,现在也就只能靠着亲热天堂来自我修复一下了。

        “公主殿下,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浅间三太夫自信满满的说道。

        “有木叶忍者在一旁相助,这一次,我们一定可以成功推翻风花怒涛的统治,为大名报仇雪恨的!”

        “……”

        风花小雪垂眸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叹一声,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

        成功推翻风花怒涛的统治,为父报仇什么的,她并不觉得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毕竟,这个木叶的白毛忍者当年就不是狼牙雪崩等人的对手,就算他在这几年的时间里面变强了许多,可人家狼牙雪崩也是一样会变强的啊。

        更何况,在狼牙雪崩之上还有一个比他更强的风花怒涛呢,这次的复仇计划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成功的样子啊!

        “公主殿下……”

        浅间三太夫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还没等他开口,风花小雪就背对着他摆了摆手。

        “不用再多说了,三太夫,我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我去开导开导她吧!”

        看着风花小雪那情绪低落的模样,漩涡鸣子低头思索了一阵子,最终还是抬腿跟了过去。

        她虽然不像鸣人那样善于言辞,拥有着极其恐怖的嘴遁之力,但是,对于如何开导陷入迷茫之中的小姑娘这种事情,她还是颇有几分心得的。

        大不了就把前世那些心灵鸡汤搬过来使劲往风花小雪的脑海里塞就是了,她就不信了,那么多的心灵鸡汤,难道还不能把对方从迷茫的状态之中拉出来吗?!

        事实证明,心灵鸡汤这种东西有些时候还是非常管用的,尤其是在针对风花小雪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时,其效果就更加强大了。

        “唉,真是累死我了……”

        第二天清晨,漩涡鸣子轻捶着腰部从风花小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给别人灌心灵鸡汤什么的,这种事情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尤其是像她这样,一次性直接灌了一整夜心灵鸡汤的,那更是身心俱疲啊。

        不过,虽然累得很,但成果也是非常不错的,在她不断的心灵鸡汤灌输之下,风花小雪对于前往雪之国找风花怒涛复仇的事情,好歹也是能够接受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样抗拒了。

        接下来只要再持续这么几次,想必风花小雪就能够完全看开了。

        一边在心底盘算着,漩涡鸣子一边走到甲板上吹起了海风。

        在小房间里闷了一整夜,早上自然是要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

        “你这是……已经得手了?”

        漩涡鸣子刚刚在甲板上站了没一会儿,某个独眼白毛就鬼鬼祟祟的凑了过来,很是小声的问了一句。

        说话的同时,露出来的那只右眼眼底更是忍不住燃烧起了一种名为八卦的火焰。

        “哈?什么得手?”

        转头看着卡卡西,漩涡鸣子的脑门上不禁冒出了一堆的问号。

        “卡卡西老师你在说什么呢?”

        “你还想瞒着我是吧?”

        卡卡西一副我已经看透了真相的模样,说道:“两个人在小房间里呆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出来又捶着腰说自己太累了,你这表现的已经不能更加明显了好吗?”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他旗木卡卡西虽然是个单身狗,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但是,这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啊。

        看了那么多年的亲热天堂,他在理论这一方面早已经是大师级别的了好吗?!

        “卡卡西老师,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这么龌龊?”

        漩涡鸣子满头黑线的看着卡卡西,心中忍不住给对方竖了个中指。

        “我们两个人在房间里呆了一整夜是没错,但我那是在用心灵鸡汤开导她呢好不好?至于我捶着腰说太累了什么的,你要是尝试一下坐在椅子上整整一夜不合眼的话,我保证你也会捶着腰喊累的!”

        这个死白毛简直是没救了,她现在强烈怀疑对方的大脑里除了某些带颜色的废料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了。

        她只不过是在用心灵鸡汤开导一个迷茫的小姑娘罢了,居然都能被这家伙脑补成那种不健康的事情?

        最让漩涡鸣子不能容忍的是,这货居然觉得她捶腰喊累是因为某种不可明说的事情造成的?

        啊呸,瞧不起谁呢?不过一夜而已,真当她是某个开三分钟写轮眼后就会立刻软趴趴的白毛吗?

        “你不用解释,我都懂的!”

        然而,对于漩涡鸣子的解释,卡卡西却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表情看起来颇为猥.琐。

        “……”

        淦,这个死白毛,没救了!

        漩涡鸣子额角的青筋跳了跳,而后深吸一口气,压下想动手打人的冲动,问道:“卡卡西老师,你这一大早的跑过来,难不成就是为了让我看清一下你那猥.琐龌.龊的本质吗?”

        说话的同时,漩涡鸣子的右手也是悄悄的朝着忍具包摸了过去。

        这货要是不给个合理的解释,那就等着被她一苦无捅死……不对,作为一个尊师重道,温柔善良的好孩子,她怎么能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呢?!

        漩涡鸣子暗自摇了摇头,把捅死卡卡西的想法扔到了一边。

        捅死什么的还是算了吧,等会儿简简单单的在他肾上扎两个窟窿眼,或者刻上猥.琐二字就可以了,让这家伙以后再也没有心情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咳,不是,我其实是来给你提个醒的!”

        面对着漩涡鸣子的不善目光,卡卡西的额头不禁垂下了一滴冷汗,而后讪讪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