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修真小说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功德池成,魔佛将诞

第四百七十二章 功德池成,魔佛将诞

        袁公憋在雕塑内多年,了无趣味。

        直至随了陶大真人出山,一路走来,遇上的趣事可谓极多。

        如今,更瞧见了往前数上千年都瞧不着的奇景,是以欣喜不已,体味着吃瓜之乐。

        这诸多观众的乐趣,却又都建立在【万妙道君高欢】的痛苦之上。

        可怜这好歹也是一位修行界的老前辈,声名赫赫,在史书上也是有记载的。

        其阳物,却正被切割。

        万众瞩目!

        火花四溅!

        十几尊超度菩萨,将其余神通法宝都收起,加起来达一万多条手臂,每一条都转换形态,变作切割机械、激光神齿、黑金炮管等物,以高家三皇帝所在天宫云楼为起始点,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切割。

        肉眼可见的豁口、裂缝,一点点扩大着。

        通天宝幢,则疯狂抖颤甩动,意图抽将回去。

        那癌瘤秘境内,高欢的“哀嚎”,全天下人都听了个分明。

        多数人都晓得高欢此人,乃是作恶多端,靠吸血苟活的老魔老怪,但此时还是不由得生出了些许的同情。

        也有“阳物”的生灵,则都生出幻痛来。

        其实这困境也不是真个就无解了,若此时高洋、高湛、高纬这三个高家好儿孙愿意放开禁法,让自己老祖宗将宝贝抽回去。

        自然,高欢也就不必受这苦。

        可惜的是,三儿孙都不愿意。

        缘由也是简单,万妙宝幢一走,三人必死无疑。

        高欢倒是也想着将三人一起收回秘境内,可惜他也遭了变故,一时之间竟也做不到。

        硬时由得你,再软下来,却未必能随心。

        约莫六息左右!

        就是这般短暂的时间。

        等高欢能将儿孙们一起带走时,生机已然错过。

        盖因在这时辰内,寂灭佛国内又一次跌出三颗机械舍利来,将含山周遭血肉资粮,一股脑也炼化了去,又是三尊机械菩萨诞生。

        九加九,达十八之数。

        大超度菩萨,瞬息圆满。

        总计“一万八千条”菩萨臂,汇聚一处。

        伴随着照耀天穹的火花闪过,以及一声恐怖到极点,人族根本发不出来的哀嚎。

        万妙通天宝幢!

        此物,断了。

        那一根被嵌了诸天异宝,遮了宝伞神幡的惊世巨物,被十八尊机械菩萨硬生生切了半截下来。

        寻常人骤然受了这等刑罚,必也要满地打滚,痛苦哀嚎。

        何况高欢这宝幢,乃其证道之宝。

        远不只是一块血肉,而是已与高欢的法身神魂以及其所修行之道完全融合的真命神根。

        此宝一断,真个是痛煞高欢也。

        顷刻间,令人魂魄震颤的连绵哀嚎在域外响彻。

        整个钱塘,似遭天崩地裂之变,震颤摇晃不休。

        那团本就在萎缩的癌瘤,开始以肉眼瞧不清的频率抽搐都懂,旋即便见宝幢断口处,亿万道虹彩瀑布喷涌倾泻而出。

        笼罩整座含山以及周遭地界的瀑布中,是仿佛无穷尽的膏状物。

        以黄白二色为主,既香又臭。

        似脓液,也好似某种诱人的肉汁。

        一与此界接触,顿时便生出万千变化来的。

        有的化作金银宝石,有的化作粮食布帛,有的化作宝物秘册……这一幕幕景象显现,哪怕只是个凡民,也不由得生出一丝明悟来。

        诸多灵镜晶球面前的观众,初始一愣,继而都喝骂起来:

        “民脂民膏?”

        “是了,这些源炁仙膏,恐怕都是高欢这个孽畜多年来从此界吞吸去的营养,万民之心血。”

        “这就是高欢的道么?所谓万妙道君,其实不过是一头吸血虫豸?”

        “其实这谜底早已揭穿过,当年阳燧首义时,天命帝朱庸就曾当众将【方士】组织存在的方式泄露过,而万妙道君高欢,正是方士内做主的十三老怪之一。”

        “好个孽畜,趴伏在此界亿万民身上吸血这么多年,长生久视,逍遥自在,却没想到最终被魔佛寺的三个魔僧被收拾了。”

        “恶有恶报,只想不到是黑吃黑。”

        ……

        民怨沸腾之时,高欢也终于解脱了。

        阳根一断,他也就无了掣肘。

        虽说痛苦无比,但剩余半截【万妙通天宝幢】也可缩回那癌瘤秘境内。

        于是众人便又见得那鲜血淋漓,脓液横流的巨物,抖颤几下,又甩出几道瀑布,紧跟着往域外缩回。

        此时,三道流光逆瀑布而上,各自喊道:

        “老祖,带上儿孙们。”

        “此仇我们高家记住了,魔佛寺的秃子们且等着。”

        “只要我三人在,用不了几年,高家仍可开枝散叶。”

        听这声音,三人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正是高洋、高湛、高纬三人。

        这三位高家皇帝,前不久还有着令人艳羡的风仪气度,个个都是卖相极好的皇帝。

        如今,都好似成了丧家之犬。

        显出异化本相,也不避讳就往高欢断裂阳根内钻,意图跟随回转域外去。

        这也好理解,十八尊大慈大悲大超度菩萨,外加三尊极乐境魔佛罗汉。

        哪怕真正能入世行走的道化高人,也未必就能讨得了什么便宜,何况他们三个正在疯狂衰弱的极乐境?

        留下来,必死无疑。

        被三个不肖儿孙钻入伤口,在癌瘤秘境内的高欢,又发出痛苦哀嚎。

        他愤怒不已,有心惩戒三人,甚至想干脆吞了三个儿孙。

        好在理智仍存,三人所言无差。

        高欢若想缓缓恢复过来,需再次延续血脉,还真就需要三人出力。

        只得发出一道道意味不明的呓语嘶吼,接纳儿孙,缩回秘境。

        而在那天穹豁口关闭之前,始终开启着“先天灵视”的陶潜,却在惊鸿一瞥后,嘴角不由得勾起笑意。

        旁人瞧不见,他却看得分明。

        已经萎缩了大半的癌瘤秘境外,忽而出现了约莫十二道庞大、扭曲的阴影。

        几乎是立刻的,陶潜想起了朱氏王朝那位太宗皇帝的的下场。

        袁公,同样有所察觉,惊叹传音道:

        “好小子,这双面细作玩的好。”

        “高欢受创过重,距身死道消不远了,没了高家那些爪牙,他非但无法痊愈,还会以更快速度衰弱下去,更加付不出反噬上来的代价,更别说现在方士内那十二头鼠目寸光的老怪,正打算分食了他。”

        “数日内,高欢必死。”

        “啧啧,算上朱家那个倒霉蛋,这已经是第二个毁在你手上的道化境了。”

        “虽不是你亲自动的手,但确都是你推动而成。”

        “过去修行界中倒也不是没有你这等异数,只是无一个出自灵宝宗,多是元始宗,或转轮寺,自在寺里的人。”

        “这些个大宗,精擅也适合玩弄这些,反倒是灵宝宗掺和进来确有衰弱之危。”

        “你屡次遇险都不愿邀人来助拳,想也是感知到了这些,不想灵宝宗沾染气运之毒,人间孽气。”

        说完这些,袁公顿了顿。

        这一遭,他倒是罕见的没有再进行劝诫,似乎也晓得陶潜心中主意已定。

        只是在思量一番后,交代道:

        “我秘魔宗,不惧这些。”

        “此番你的谋算若不能成,可选择公开你秘魔子的身份。”

        “为师将施法,请来宗内诸位祖师投影,无神通法力可保你性命,但也无妨,祖师们投影一显,只要那些个老怪稍稍有些理智,都会选择将你礼送出境。”

        陶潜闻言,顿时有所动容。

        他陶大真人也是有些智慧的,哪里听不出来,袁公这是提前给他预备好了保命的后路。

        秘魔宗诸祖师,地位恐怕就相当于灵宝宗包括宗主在内,一大群二代祖师。

        请来他们站台!

        意义,清晰明了。

        袁公这是已认定,明面上仍是灵宝真传的陶潜,已进入了“秘魔宗未来宗主种子”的培养名单。

        这允诺,太重太重。

        陶潜本想第一时间拒了,可袁公说完后再无动静,任凭他怎么呼唤都不理会。

        正也是此时,那含山地界。

        一场令七十二省诸多人既惊叹,也恐惧的变故,正在发生。

        高家族灭,便是老祖也遭重创缩回域外。

        那战争,自然是魔佛寺一方胜了。

        高欢留下的半截【万妙宝幢】,加之那些方士仙膏,坠在含山后,即刻化作一个极其庞大,充盈膏液的此子。

        十八尊机械菩萨,当即围着那池子。

        一万八千臂,尽数幻化出转轮、经幡、诵佛机械等物。

        伴随着让人神魂血肉都欲投去的赛博佛音响彻,那半截宝幢,也被炼化池中。

        旋即,菩萨们开始一尊一尊,往池中去。

        魔佛寺三罗汉,见此都露出欣喜笑意。

        “以亿万源炁加之人间脂膏熔炼而成的功德池,澄净清冷、甘美轻软、润泽安和、除饥渴、长养诸根……正适合我佛诞生,此日,功行圆满,可谓一新佛诞日,当大肆庆之。”

        “善!”

        “合该如此!”

        说罢后,那尸毗忽而转头,看向省城诸人。

        尤其是那龙猛罗汉,满脸可惜道:“也算是诸位幸运,照贫僧原定之计,诸位也该是池中物,助我佛诞世间。”

        空蝉则瞧了眼域外和诸灵镜晶球,笑道:“能有这般大功德,也要谢过高家,以及各家道友的成全,否则断然凑不齐资粮哩。”

        莲杀罗汉老实些,单独看向陶潜云容,语气颇真诚谢道:“此计能成,师侄与清净道友当有一大功,不过日后我等皆是一家人,倒也无须客气了。”

        ……

        魔佛寺三罗汉,此时行径。

        既是炫耀,也是威吓。

        任是谁都瞧得出来,那十八尊大慈大悲大超度菩萨正在融合。

        按照三人所说,将从菩萨,合为一尊真正的机械佛陀。

        或者说,是魔佛寺那位劫仙级强者【寂灭魔佛】在此界的机械分身。

        一旦融合成,其战力神通如何,谁都清楚。

        横扫北地,许有些为难。

        但若配上魔佛寺大规模出动,短时间内霸占十个八个大省,恐怕是轻松之极。

        一时间,不论南北,都陷入恐慌之中。

        陶潜应是天底下,对民意感知最为敏感之人。

        哪怕他没有刻意去听,也有大量念头投射到他心神深处。

        “谁都好,快阻止这三个死秃子,若让他们得逞,那所谓的地上佛国岂不是要再度扩大数倍,乃至于十几倍?”

        “地上佛国是什么德行谁人不知,我可不要成为一根人香佛烛,点燃自己,被这些秃驴魔僧吞吸。”

        “魔佛寺的魔僧,哪有一个好人?它们若得了势,只怕比那些狗皇帝的手段更加酷烈恶心。”

        “若要挑选统治者,不说南边的余延世,张金銮、红拂女、姒洗心……哪一个不比魔僧好?”

        “没听那魔僧说么,它们的阴谋能成,还有那劳什子无垢佛子和他那狗屁师尊清净和尚的手段。”

        “从南海来的左道佛修,为了献媚魔佛寺,在背后引导了这一切……”

        眼瞧着七十二省的怒火,渐渐烧到自己身上。

        陶潜,丝毫不意外。

        莲杀罗汉那两句,既是真谢,也是当众坐实了他们入伙之事。

        在三罗汉看来,这对“神秘师徒”已是必定上了他们的贼船。

        纵还有些许谋划,也不打紧了。

        三人有过传音交流,达成共识:无垢、清净这对师徒所求,无非是更大功劳,更大名声,给了他们便是,甚至三人已有打算,此事毕后就给出大量好处,强行将无垢佛子送入极乐境去。

        如此,绑定更深。

        他们一脉的实力,也可再次暴涨,可谓两全其美。

        不得不说!

        三罗汉之想法打算,很是完美。

        可惜,从出发点便错了,那自然后续一切也更错。

        已经见识过一轮一轮“超凡战争”,见识过大地被打烂,天穹被捅穿的陶潜,此时目光落在那庞大功德池中。

        比整座钱塘省城都要大的池水中,赫然出现了一个通体黑金色的胎膜巨茧。

        十八尊菩萨,已融合其中。

        一尊有着生命,佛法精深的【机械佛陀】,正在孕育。

        谁也没想到这等大计,大阴谋,竟被魔佛寺三罗汉做成了。

        阴差阳错?

        命数使然?

        就在七十二省又惊又怒,却都阻止不得时。

        陶潜,正借助人种袋内廉精儿的存在,与那机械佛陀体内的一样“异物”生出共鸣感知。

        廉精儿那机械音,传递过来道:

        “陶大哥!”

        “是否启用【造化之毒】?”

        “要夺舍只怕很难,那尊寂灭魔佛正在域外盯着,不过此时发动的话,有九成几率可破坏机械魔佛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