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江小荞的幸福生活在线阅读 - 第95章 打脸

第95章 打脸

        江小荞看着吴师傅恨不得置自己于死地的架势,心里那个叹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自己不过就是想要安安稳稳的当个工人,拿个死工资,吃点轻松的饭,现在都能被人算计。

        这个月工资都还没拿到手,现在就想把她踢出去。

        走到旁边的车队的车子,车厂里现在都是没有发车的车子,一辆一辆的停靠着,有不少也都是大门紧闭,司机现在都在吴师傅身边呢。

        江小荞指了指这辆车门紧闭的车子,“我现在就给大家打开车门!”

        走到车头,打开车头的前盖,用支架直起来,手伸进去一抹一按。

        车门咔嚓就打开了。

        江小荞继续走到下一辆车子跟前,还是车头打开,伸手去按,一边按一边还说:“这辆车是哪位师傅的,刹车皮有些松了,恐怕一会儿上路有问题,最好是让维修来紧一紧。”

        车门又开了。

        江小荞继续下一辆车子,“这辆车发动机声音太大,拆下来清洗一下,上点油,应该可以解决!”

        车门还是乖乖听话的打开。

        “不好意思,这辆车今天没办法上路,漏油严重不说,应该是打不着火!”

        江小荞顺利打开门,继续指点。

        那个司机已经急了,跑过来喊:“谁说的,我的车子昨晚上还跑的好好的,怎么就漏油,打不着火,我告诉你小丫头,说话可注意一点,别瞎说胡说八道的。”

        到了跟前一看,一地的黑色油污已经晕成了一大片,他不信邪的跳上车,插上钥匙开始发动汽车,结果几声嘶鸣之后,车子始终都不动弹,司机师傅脸色黑了,这怎么就打不着火啊!

        江小荞看着吴经理问:“吴经理还需要我一辆辆继续下去吗?”

        这个场面已经足够打吴师傅的脸。

        也的确,吴师傅已经灰头土脸的没脸抬起头。

        心里那个纳闷,这个死丫头怎么这么厉害,简直是指那打哪儿的精准,难不成是自己看走眼了。

        人家真的是有些本事?

        不对啊!

        这丫头怎么会这些。

        吴经理很满意,江小荞这一手可给他长脸,他刚才还想着恐怕保不住江小荞,毕竟上门老领导交代的,吴经理也不想破坏关系。

        还以为被吴师傅这一群人逼着,这丫头肯定是拿钥匙开的门,这还用说,结果自己没想到,人家真的有本事。

        这一手简直就是让人刮目相看。

        “江小荞,好好,不错,干的真不错,小姑娘有本事啊!你对汽车这么熟悉,当个卖票员太可惜人才了,江小荞你会开车吗?”

        这是要破格提拔江小荞。

        要知道司机和卖票员可不一样,司机可是一个月拿着一百多块钱的工资,还两天轮休一天,每天既不用打扫卫生,也不需要干什么活,平时出车回来就是坐在调度室里抽烟喝水嗑瓜子。

        当然三趟车出够,也就是可以回家了。

        这工作属于舒服轻松的职业呢。

        江小荞笑了,“吴经理,我会开车也没用,就是和我大舅学了两下,没有驾驶本的,不能做数。”

        她可不想引起公愤,虽然自己可以用司机,多挣工资。

        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这些司机师傅也都是干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职工,自己一上来就要顶了人家的职位,这不是砸人饭碗,断人财路,这可是要引起公愤的。

        怎么样她也不能干这样的事情。

        现在卖票员都没有站稳脚跟,何况是其他。

        江小荞明白得很。

        吴经理倒是惋惜。

        “江小荞,以后有时间还是去学个驾驶本,咱们这司机要驾龄的,五年大车本就能转为司机了,你可是要努力啊。”

        有些惋惜江小荞美能帮他震慑一下这些老司机。

        还以为这里是他们的天下,江小荞的出现就让他们明白明白,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很容易就死在沙滩上。

        已经蔫吧了。

        计调已经急匆匆来了。

        手里拿着从九队长那里找来的钥匙,丁零当啷的一大堆,结果是看到吴经理和江小荞相谈甚欢的样子,还有李师傅和一堆司机灰头土脸萎靡不振的样子。

        满脸的纳闷,自己来晚了,这是肯定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想知道啊。

        看着这场面也知道发生什么八卦有趣的事情,自己不知道,这不是太憋屈人。

        吴经理看着吴师傅说:“吴师傅,看到了吧,以后不要小看别人,人不可貌相的。还有,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就开口罢工,闭口罢工的,这样会被我认为你是不想干了,要是哪一天被我当真,吴师傅恐怕你就可以回家歇着,我相信上面的所有领导都不希望被职工威胁恐吓。鉴于吴德刚这次的无事生非,挑动职工情绪,不利于团结的各种言辞,我们运输公司领导决定,扣除吴德刚这个月的奖金,并记过一次,下不为例!”

        这是严重警告吴师傅。

        谁让吴师傅刚才死活不给吴经理台阶下。

        让吴经理脸上不好看。

        现在不拿吴师傅开刀,给个下马威,震慑这些老油子,吴经理就不是吴经理。

        吴师傅低头哈腰,这个处罚已经是轻的。

        后悔死了。

        这一次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没扳倒江小荞,还把自己的奖金也给搭上了。

        这不是倒霉催的,自己没事找江小荞的麻烦,也要多看两天,摸摸底啊,太心急,结果没把人家扳倒,把自己摔了一个大跟头。

        计调乐了。

        这话还能不知道,吴师傅吃了大亏。

        “吴经理,吴师傅的奖金您还真不能扣,这个月工资奖金都被吴师傅打赌输给了人家江小荞,您扣了吴师傅奖金,那就是扣了江小荞的奖金!”

        计调最喜欢落井下石,主要是这个吴师傅太让人看不惯,仗着自己工龄老,没少干欺负人的事情,她这个计调,没少被吴师傅为难,这个时候也难怪计调落井下石。

        这是有仇报仇啊。

        吴经理一听,来了精神,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计调绘声绘色都给吴经理讲了一遍刚才吴师傅和江小荞的赌约。

        吴经理点点头。

        “要是这样的话,我还真不能扣吴师傅奖金,这样吧,郝秘书,你通知财务室,吴师傅这个月的工资奖金全都划给江小荞,咱们也不能剥削人家的奖励不是,可是以后这样的赌约可不能再有,免得败坏我们祖国建设的基础,腐蚀大家的意志,这可是不鼓励的。”

        所有人点头。

        这会儿还不是吴经理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