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江小荞的幸福生活在线阅读 - 第104章 完胜江在山

第104章 完胜江在山

        吕父完全的装糊涂,“亲家母,这是什么话,我们可是给你们家送孙女和媳妇回来的,这孩子也生了,坐月子也不可能在娘家坐,总不能让在山的脸丢光了啊!”

        江老太太一瞪眼,立刻一拍桌子,“你个死老头!你说什么呢,你们家闺女没本事!生了个赔钱货,怎么还想我伺候,做梦呢,那一千块钱彩礼给我退回来,我们家出这么多彩礼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孙子!可不是为了一个赔钱货,既然生的是女儿,那就把钱拿来!要不然,你们家就把你闺女领回去,我们家不缺这样的儿媳妇。”

        这是大有撕破脸的架势。

        吕母一听这么不像话,立刻跑出来,拉开江老太太,“亲家母,亲家母,咱们有话好好说,你说你这么一说街坊四邻听到您这么说,那对江在山也不好不是。咱们国家法律可是不行重男轻女这一说,你要是拿着生了个女儿为借口,就要把我家素美送回家,那我们还真不怕,回去就回去,可是这彩礼钱可是不会退的。没听过离婚退彩礼这一说。”

        吕母可不是吃素的。

        既然能要出来一千块钱的彩礼,还真的不怕江家闹事。

        江老太太一听,立刻跳起脚的喊:“你个挨千刀的老贱货,你也不怕你大风闪了你的舌头,没皮没脸的东西,拿着你的女儿当金镶玉的,也不看看就你闺女一个寡妇,要不是我儿子娶了她,谁还敢要她,一个克死自己丈夫的扫把星,还想着离婚不退彩礼。我告诉你们,没门儿!”

        吕母笑盈盈的看着江老太太跳着脚骂,打开大门,门外探头探脑的正打量的邻居被臊了个脸红,可是看的人多!也就没人在乎。

        “亲家母,你这话可不对,我们家要彩礼,你们家嫌贵,可以不给啊,我们家可没拿刀逼着你家江在山娶,谁让你家江在山弄大了我闺女的肚子,你儿子做了那没羞没臊的事情!这一千块钱可是你家儿子的遮羞费,再说了我们家闺女追的人可多着呢,要不是你家江在山死乞白赖的追在我家闺女屁股后头,我们家素美还不待见呢。你要是想离婚!赶紧的!我们就把闺女接回去,我们家闺女离了你家江在山,分分钟都能再嫁一个更好的,你信不信!”

        谁怕谁,吕母想着江在山也不会做这样亏本的买卖。

        一千块钱娶了一个媳妇,才半年就离婚,江在山不是傻子。

        “好你个没羞骚的老货,想离婚,没门儿,我告诉你,拿着我们家的钱不给我们家挣够了钱,你闺女休想出我们家的门,还有嫁到我们江家就是我们江家的人,还轮不着你们吕家的人说三道四。现在给我滚出我们家大门!”

        江老太太才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现在吕素美走了,这一千块钱明显拿不回来,简直是还打了光棍,这不是打他们江家的脸,江老太太可不傻!让那个吕素美走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吕素美还年轻,应该不用半年还能怀上,让吕素美继续生,一直都给他们家生下孙子为止,她就不信了。

        还有吕素美可是和刘雪梅不一样,一个月在纺织厂还能有三十四块五的工资呢,过年过节都有补助,凭什么让吕素美好过去,得让吕素美給她们家的一千块钱挣回来。

        吕母拉着吕父就走了。

        吕父担心的说:“这行吗?我看着一家子不是善茬,要是他们虐待素美怎么办?”

        看江老太太那个样子!就是一个泼妇。

        吕父不能不担心。

        吕母瞥一眼吕父,“你傻啊咱家苏梅是个吃素的啊,你放心,这是刚开始两天,刚生了闺女,江在山心里不痛快,等过两天,就咱闺女的手段,十个江在山也不是对手,还不是哄得他服服帖帖的。再说了你可别操心,那个老太太还能怎么着,她精着呢,让咱闺女走了,谁给她生孙子啊!”

        吕父笑了,“还是你厉害,我就说那个老太太厉害着,可是也没有你厉害!”

        两个人回家了。

        这边吕素美坐在床上,抱着孩子,小声的抽抽噎噎,本来吕素美就长得漂亮,现在一哭,还真的有点梨花带雨的风情,那一股子的柔弱风情,是个男人看到都会想要保护。

        江在山就吃这个调调,看着这样的吕素美,虽然心里对于没有生了儿子还是耿耿于怀,可是到底是心里不忍心!毕竟男人对于漂亮的女人容忍度还是很高的。

        坐到吕素美跟前,递给她一块手绢。

        “行啦,别哭了,我都没说你什么,你还哭什么哭!”

        吕素美抽抽噎噎,拿着手绢擦了眼泪,一边对着孩子叹气,“我是伤心啊,我也一直以为这是个男孩,我可是当儿子天天开心者,我知道你喜欢儿子,我也想为你生一个儿子,可是这是老天爷戏弄我,我真的伤心,在山我是真心爱你的,既然我没给你生个儿子,我也不耽误你,我们这就好说好散,你找别人去生个儿子吧,省的耽误你!”

        这话处处都透着维护江在山,为江在山考虑的意思。

        江在山心里立刻就糊涂起来,声音也放软,脸色也缓和下来。

        反过来柔声劝解吕素美:“行啦!行啦,这也不能怪你!是那个医生医德败坏,也没个本事,这不能怪你,你也别怪我生气,我可是欢欢喜喜的等着咱家的儿子出生,现在换成了一个小丫头,我能不上火啊。这样,你好好养着,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们还能生,咱们还年轻不是。好啦!别哭了!”

        吕素美握着江在山的手,那一脸的感激,“大山,你真好,我就怕咱妈不愿意看见我!”

        江在山搂着吕素美,“你放心,咱妈哪里有我,绝对不让她难为你!我对你好吧!”

        吕素美点点头。

        靠在江在山怀里,“大山,你真是好人,我一定会给你生个儿子的。为了你我也必须生一个。”

        吕素美闭上的眼睛里掩住了那一抹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