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言情小说 - 江小荞的幸福生活在线阅读 - 第95章 肖战的担心

第95章 肖战的担心

        到了军区大院,两个人下车,肖战拿出来行李箱,江小荞则是上楼,一前一后,打开房门,新家的味道扑面而来,让江小荞有种陌生感。

        大红色的喜字提醒自己这就是自己以后的家,苦笑,还是有些不自在。

        “肖团长,要帮忙吗?这是去哪里了,怎么还拎个旅行箱啊?”有人再和肖战打招呼,江小荞换了拖鞋,给肖战也准备好,然后去洗脸洗手,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家里多了一个胖大嫂!正和肖战站在大门口说话,看到江小荞的时候眼神明显一亮,然后举着手里的一把韭菜说。

        “你就是肖团长的爱人吧,来来来,我是住在你们隔壁的吴大嫂,我家男人是政委,我们两家可是要多亲近亲近,我家今晚上包饺子,你和肖团长一起过来吃吧!”那语气居然让江小荞有种在炫耀的错觉,难道是她的感知错误。

        “吴嫂子,不用了,小荞刚回来,还要收拾一下,家里处处都要收拾,我们自己做一点就好,就不麻烦你了!”肖战开口拒绝,江小荞眼珠一转,看来她人没到,江湖已经成为传说。

        吴嫂子只能说好,才被肖战送走。

        关上大门,江小荞走到肖战跟前,“这位吴嫂子是何方神圣啊?看你的样子避之不及呀。”

        肖战把皮箱丢在一旁,“以后你也少搭理她,时不时就往咱家吧,各种借口都有,也不知道什么目的,我们的政委是新来的,以前和我们有工作上的合作,更加不认识,在没摸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最好别和她走的太近。”嘱咐江小荞。

        江小荞走进厨房,既然肖团长说了自己做饭吃那当然就得她自己做饭了。

        打开冰箱,吓了一跳,“怎么样?还行吧,那可是我专门儿去了一趟集贸市场全都买回来的,为夫持家不错吧。”肖战鬼魅般的出现在她身后。

        江小荞转身看着肖战,“肖战,今天才有种感觉似乎,嫁给你还挺不错。唯一可取的浪漫就是给了我一冰箱菜。”笑嘻嘻靠在肖战怀里。

        两个人两天没见,江小荞胆子可是大了好多,居然敢调笑起来肖战。

        肖战俯身贴近她的身体,立刻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火热起来,江小荞只好自动自发的伸手推开她面前的胸膛,“晚上吃什么?这似乎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顿晚餐。”

        “不过我更想吃你!”肖战露骨的调戏让江小荞警觉的看一眼大门,低声警告他。

        “你可别忘了你的对门住着一个政委夫人,你要是闹什么笑话,明天就能传遍整个军区!”

        肖战耸耸肩,一点都不在意,“你是我媳妇儿,管天管地还能管了两口子亲热?”

        简单的晚餐,然后就终结在肖战咄咄逼人的注视下,江小荞屈服了!实在是因为她也太想念他,何必约束自己的感情呢。

        毫无预警地,他从后面抱住她,强壮的手臂锁着她的腰,把她的背拉抵着他。他的头低了下来,湿热的呼气吹拂过她颈部的曲线,轻触她敏感的肌肤,唤醒了她所有的感觉。她有点颤抖但没尝试拉开,相反地她往后贴向他强健的身体。

        一切结束的时候,她靠在她的肩膀上,长发就那么披散在他的胸口,肖战抓着她的手指,一个一个手指的抚摸,像是在爱抚一个个珍宝,“荞,你不喜欢马骁是吗?”

        江小荞惊讶的发现肖战这个话问的时候,浑身居然肌肉紧绷,这个男人也有紧张的时候,不是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笑着问:“为什么这么说?”

        大概一涉及到马骁,肖战就很容易激动和紧张。

        “那就是你喜欢他?”肖战唇角抿起来,表情冷凝起来。

        江小荞支起身子,趴在肖战胸口,看着肖战,“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两个过日子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这话明显瓦解了肖战身上的冷峻,似乎一块坚冰被瞬间融化。

        “对不起!”肖战闭上眼睛,这个道歉是他欠她的。

        “肖战,你一直都没有和我说过,为什么你姓肖,你大哥却姓马?而且你大哥和你之间似乎不仅仅是不愉快的问题!你们两个之间似乎是敌人的那种感觉,我现在是你妻子,有什么事情你必须告诉我,让我有心理准备知道该怎么做!要不然也需很多误会都会发生。”江小荞平心静气的说。

        这也是两个夫妻的相处之道。

        肖战手指抚上她的长发,掌心的温度流连在她的脸侧。

        “我大哥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我爸的第一任妻子因为生孩子之后身体一直不好,卧床很多年,后来去世,我妈嫁进来,因为是组织上的安排,几乎是身边刚去世!这边我妈就嫁进来,马骁就从心里认定是我妈逼死乐他妈,那个时候他大概才七岁吧,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把我妈当成仇人,我妈又很快就怀孕,所以马骁对我没什么好感,从小到大,我所谓的大哥其实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我死了,而我还傻乎乎的成天跟在明显屁股后面喊大哥。

        直到我五岁的时候,那一次我差一点丢了,被人贩子拐走,我和马骁就彻底算是完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有记忆,我清楚的记得是大哥故意把我带到火车站,也是大哥把我一个人扔下,自己走了,那个时候马骁十二岁,可怕吧,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处心积虑想要除了一个和他生活了五年的弟弟。

        于是后来,我离着马骁远远的,再也不靠近他,因为我知道马骁想要我死,于是从小到大我意外不断,直到我长大了,可以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考上了军校离开了家里,可是后来你也知道了韩越的事情,马骁是处心积虑的想要的抢走韩越的,我知道他不一定多爱韩越,但是只要是我肖战喜欢的东西和人他都要抢走,他就是要我痛苦,要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被人抢走心爱的人的滋味。

        所以,荞荞,我很担心,很害怕,因为我知道他对你兴趣盎然,因为你是我的妻子,这是他最大的乐趣,毁了一切我最重要的东西和人。”

        突然间他的声音破碎不堪,她的心也跟着碎了,他颤抖着呼出一口气,胸膛起伏,试图克制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