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修真小说 - 真君请息怒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修蛇震天下,惊蛰雷始动

第四百四十五章 修蛇震天下,惊蛰雷始动

        “修蛇?”

        古丹青怀疑是自己听错。

        还没等他询问,旁边柳家老祖柳随云便上前一步,急声道:“如此动静,莫非捉到的东西,修蛇血脉极其浓郁?”

        古丹青也看向莫观潮。

        凶兽上古血脉浓郁,可不简单。

        如周家那条火龙,只因真龙之血浓郁,不仅成为镇压气运之物,就连龙血也可培育百兽。

        莫观潮微笑摇头,“就是修蛇!”

        “不可能!”

        古丹青眉头一拧,“莫先生勿怪老夫直言,这些凶兽,上古蛮荒时便已消失,别说中土,便是前往西荒大泽的寻宝队,也没人见过。”

        “最近一次现,便是前朝兵圣李援发现睚眦,但也是尸骸作祟,若真是凶兽修蛇,广元真君来了,也得跑!”

        柳家老祖在旁点头赞同。

        “那是二位见识少!”

        笆斗真人听不过去,转头嗤笑道:“不巧,王玄在坎元山脉,真的找到一条。”

        二人听罢,面面相觑。

        柳随云终于相信,心情变得激动,“莫非是上古蛇卵,被封存在龙脉宝地中?”

        他想了想,也只有这种可能。

        毕竟柳家也曾找到上古异种索云藤种子,因此弄出藤船和藤甲军作为底蕴。

        笆斗真人嘿嘿一笑,“什么蛇卵,是成年修蛇!体长百丈有余的真血修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古丹青脑袋发懵,连忙摇头道:“那种凶物,有翻江倒海之威,再多的军队,也能给你吞个干净,王玄哪有这能耐?”

        笆斗真人叹了口气,“谁叫人运气好呢,在古战场修炼发现此物,刚好这凶蛇又曾与大楚巡天军对战,巡天军全军覆没,修蛇也半死不活,刚好被王玄捡到。”

        “刚好捡到?!”

        柳家老祖差点被呛到,深深吸了口气,“王将军…气运福泽之深,无人能及。”

        他已无话可说。

        柳家死伤惨重,得到索云藤。

        就连白虎兵圣李援,当时也是大军围攻,死伤数千,才得到睚眦尸骸。

        王玄出门就能捡到…

        想到这儿,他脑中灵光一闪,和古丹青交换了个眼神,面色也变得和蔼。

        方才笆斗真人的话可是说的清楚,原来曾经大名鼎鼎的巡天军,是因修蛇而陨落。

        许多事,也就不言自明。

        王玄很可能得到了巡天军传承,再加上从藏真府得到的炼器图,足以复原巡天宝船!

        “莫兄,令婿福泽深厚,可喜可贺啊!”

        “将来必为饕餮军之帅!”

        二人已彻底放下矜持……

        “来了!”

        人群中响起一声惊呼。

        古、柳二人抬眼望去,只见并州大军自西南而来,十几万人乌压压好似铁甲洪流,一眼望不到头。

        “并州军威不俗…”

        “王将军练兵有道!”

        二人当即出口夸赞。

        这并非客套,他们二州也已整顿精简兵马,但军阵杂乱,精气神更是差了一截。

        但此时更吸引他们的,却是修蛇。

        只见大军中央,一排排巨木横贯,两侧既有府军铁骑牵拉,亦有血浮屠重甲步兵挑扛。

        战马奋蹄嘶鸣,人人喊着号子。

        木架上,躺着一头巨物。

        蛇头似小楼,鳞片斜竖凸起,倒戟如林好似龙髯,口间一排狰狞獠牙。

        浑身漆黑土黄鳞片相间,气势惊人,从头到尾至少百丈!

        尤其这东西过于沉重,被府军抬着一颠一颠,凶厉炁息犹未散去,好似随时可以暴起伤人。

        “真是修蛇…”

        古家老祖眼皮直跳。

        望着那些有些癫狂冲上去的炼器师们,他深深吸了口气,“惊蛰大会,怕是要热闹了…”

        ——————————

        正如古家老祖所说,永安找到修蛇的消息,当天便传遍大江南北。

        惊蛰,春雷惊百虫。

        这消息,便似平地一声雷,震惊无数人的同时,也使得各方势力蠢蠢欲动。

        ……

        海州,罗家山城。

        说是山城,实则半山临海。

        站在山顶,便能看到汪洋大海汹涌,港口停靠一艘艘巨舰,还有海中巨兽不时破浪而出。

        “修蛇?!”

        “还是捡到的!”

        罗家老祖深深吸了口气,还是觉得胸中憋闷,只得一声冷哼道:“这小子,好狗运。”

        说罢,望下堂下,“琼楼,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堂下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双鬓斑白,正是罗家当代家主罗琼楼。

        上元宫宴,燕皇不计前嫌,甚至还下了罪己诏,罗家老祖自然也识趣得很,对外宣称自己年老糊涂,将家主之位传给儿子罗琼楼。

        罗琼楼面色平静拱手道:“孩儿认为,当趁此时机与有永安修好。”

        “听闻那修蛇之血尚且新鲜,若得到一些,再请魏家相助,便可使我罗家海兽实力提升,南征之时,正好派上用场。”

        “再者,王玄重建巡天军一事已然定下,潜力非凡,深得太子重用,长期交恶,实属不智。”

        说着,深深拱手道:“无非是小辈胡闹而已,这个面子,就由我来丢。”

        ……

        凉州,魏家马场。

        春雨过后,无垠草原更显翠绿。

        远处,地面忽然隆隆震动。

        泥土轰然炸裂,一头头庞大猪婆龙腾空跃出,浑身铜甲覆盖,就连战楼也变成流线型。

        魏家以底蕴战兽为代价,获得了芦州裘家土行遁法,更重要配套法器与阵图,使得巨兽军团可以遁地而行。

        咔嚓!

        猪婆龙背上战楼忽然裂开,一匹匹龙马骑士纵跃而出,转眼变布好军阵,急速冲锋。

        为首者,正是魏赤龙。

        他策马而行,手中一方大印腾空而起,滚滚军阵煞气灌注,隐有雷光闪烁。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前方出现一道道巨坑,冒着焦烟,滋滋作响。

        吼!

        一头头巨兽嘶吼,浑身也有雷光闪烁,眼中疯狂血色还未郁积,便已消散。

        “哈哈哈!”

        一道身影御剑破空而来,大袖飘飞,高冠白须,嘴角始终带着一丝嘲讽笑意。

        正是魏家老祖魏无常。

        魏无常抚须点头,满意笑道:“不愧是我魏家麒麟子,这震龙印配合混阵术,短短时间便自在随心,魏家龙骑再无隐忧。”

        魏赤龙眼中有些遗憾,恭敬拱手道:“震龙印大半威能都要用来震慑群兽,终究不美。”

        “不急,慢慢来。”

        魏无常摇头道:“却是我等低估,这龙血甚傲,硬要融入普通鳞羽虫,始终有隐患,怪不得周家小心谨慎…”

        “罢了,如今倒有个机会,我魏家不要什么御龙术,换个御蛇术也成!”

        “老祖说的是王玄?”

        魏赤龙脸色有些古怪,“那事孙儿也已知晓,仔细想来,此人从微末之中崛起,气运之强世所罕见。”

        “不过要想得到修蛇血,怕是不好办,一则周童拜入其麾下,深仇难解,二则王玄对我魏家甚是防备…”

        “这些都不是事!”

        魏无常摇头道:“即便生死大仇,也能坐下来谈,是人皆有软肋,至于王玄,若执着私怨,不懂权衡利弊,那这一军之帅他也别想当。”

        说着,“左右不过利益交换而已,此事便交于你来办,记住,修蛇血事关魏家百年基业,什么都好谈。”

        “是,老祖。”

        ……

        神都,东宫。

        “修蛇、巡天军…”

        太子独孤熙面色平静,看着手中奏折,突然微笑摇头道:“看来王玄也瞒了不少事,二位怎么看?”

        燕皇自上元宫宴万事安定后,便整日赏花游玩,不再搭理朝政,好像要将过去的遗憾尽数弥补。

        太子监国,也日显威严。

        李夫子沉思了一下,“世人皆有隐秘,若所用之人皆要推心置腹,那天下将无可用之人。”

        邱世元拱手道:“回禀太子,臣鲁钝,但却瞧出王大人气运福泽不浅。”

        太子笑道:“世人皆言王玄蛮横难以相处,但看来人缘还是挺好的嘛。”

        邱世元额头顿时渗出冷汗。

        太子不以为意,拿起一份奏折,“王玄已传信于我,一则提起当初负担乾龙军承诺,二则说修蛇乃他单独发现,不知是否列入府军收获…”

        来了!

        邱世元心中暗自叫苦。

        他之所以插科打诨,就是不想提起此事。

        皇族规矩,开荒所得必须上缴国库一半。

        但修蛇实在太过显眼,况且是在开荒途中找到,无论是否王玄独自找到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太子态度。

        说错半句话,就是两头得罪人。

        知道太子在想什么,这伴君如伴虎的滋味,他算是彻底尝到了。

        李夫子则眼神平静,“王玄此举,已然坦露心声,如何处理,全凭太子。”

        “让出修蛇,得王玄之心,但有损朝廷法度,自此人人效仿,开荒便成笑话,太子既有人皇之志,便不可行此事。”

        “拿走修蛇,皇族承担乾龙军一半,于法度无损,但却寒了人心。”

        “却是个烫手山芋。”

        太子哑然失笑,“二位何必遮掩,你们岂会看不出王玄想要什么?”

        “传令,永安府军发现修蛇有功,皇族承担乾龙军一半法器消耗,另外告诉王玄,孤不在乎这些。”

        “攻下南晋,只要他还在世,朝廷就不会收回乾龙大印!”

        “太子气度,臣佩服。”

        邱世元松了口气,顿时马屁如潮。

        果然,不随意表态是正确的。

        李夫子则面色平静,没有说话。

        他可是知道,皇族之所以能收回权势,不仅有王夫子谋划,还有燕皇积累的底蕴。

        府军开荒,天下世家皆肥得流油,但得到一半的国库,却每天都有大量资源调走。

        没人能查到去了哪里。

        这件事,也令诸多世家心生忌惮。

        ……

        永安一片狂热。

        那头巨大修蛇横放在军营校场,即便春雨连绵,不如众多百姓远远围观。

        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和见了真龙差不多。

        将作营全部出动,陈墨刀、韦娓、陆宣以及众多炼器大师共同上手,分解修蛇。

        这种东西全身是宝,浪费一点都是罪。

        而与此同时,王玄却已秘密将那数百七凶悲尸,运回了莫家山城炼器坊。

        笆斗真人自然是被抓了壮丁,满腹牢骚抱怨道:“你莫非是把老道当驴使,这么多,怕是数月不停才能练完。”

        王玄深深拱手:“十斤修蛇肉,心肺脑髓任取。”

        “蛇胆,我要蛇胆!”

        笆斗真人眼中冒火,“有了此物,老道定能炼出绝世灵丹,丹成后,我要两成!”

        王玄微微点头,“成交。”

        “哈哈哈…”

        笆斗真人一声大笑,“放心,这些个道兵不成问题,有了修蛇蛇筋熬胶,原先不灵活的毛病也能消除,定能助你成就真正撒豆成兵神通!”

        王玄面带微笑,在脑中却再次回想起古周王城幻境所见,便迅速冷静下来。

        不够,这些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