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修真小说 - 衡华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贪享安乐,秋月春风等闲度(第三更)

第一百八十四章贪享安乐,秋月春风等闲度(第三更)

        衡华送出书信,跟于玉宇在一座秋月云城闲逛。



        这是伏衡华第一次来白玱,看到比延龙更加世俗化的景象,暗暗咋舌。



        眼前,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座凡人经营的大城市,各类娱乐行坊一应俱全。甚至比伏衡华前世所见,种类还要繁多。



        衡华走过半条街,就看到五座赌场,凡人与修士混在一起,明月珠、灵玉、引爆符统统都可作为赌资。



        最热闹的,当属赌马、斗兽。



        二十匹灵马进行角逐,上百头灵兽进行厮杀。



        不拘修士、凡人都可买号下注。



        而周边的书斋、食铺,凡人所用和修士所用,完全混在一起。



        甚至在这里,伏衡华找不到专供凡人居住的外城。



        “这跟书上记载不一样。我记得,白玱不也是外凡内仙的云城格局吗?”



        “早些年还是你说的那样。现在嘛……”



        于玉宇摇头:“这边,已经是真正的尘世。”



        同样是世俗化的水域,白玱与延龙的理念完全不同。



        延龙是借鉴。以修真家族为主导,帮助凡人发展同时,利用凡人的奇思妙想,改造修真化的物品。符塔、符弩由此而来。



        他们的云城,内外有界,灵凡有别。



        可白玱,凡人与修士的界限已彻底抹去。凡人有钱,甚至可以雇佣修士当打手。



        钱,是白玱水域的唯一准则。



        为防止杀人夺宝,修士欺压凡人。在修士入云城时,会强迫他们立誓:城内不能主动挑事动手。



        



        这样一来,只要凡人不出城,就可永保安全。进一步模糊修士与凡人的区别。只要有钱,凡人地位可以在低等修士之上。



        “在这里,修行不是为了实力,而是为了享受。”



        衡华:“我知道。一千五百年的长生,比起清苦修行,他们认为更应该用来享受生活。”



        三大水域的金丹修士能活一千五百年。



        白玱修士谋取假丹,也能活一千五百年。



        因为前路无望,那么索性用这些时光自在享乐。反正在云城内,大家不能动手,何必再研究什么斗战之法?



        三大水域以及延龙、炎水瞧不上白玱修士贪图享乐,一丁点的修行进取之心都没有。



        白玱暗里也嘲笑这些地方的修士不懂生活。



        你们苦苦修炼,到头来七大劫数之下能活几人?



        一百个玄胎修士结丹,能有三五人成功就不错了。



        金丹后,化婴劫数开始逼近。成功者,又有几人?



        纵然化婴成功,三灾劫数又来了。



        与其被天劫步步紧逼,不如直接躺平。



        你们的一千五百年寿命,清苦修行,厮杀不断。



        而我们的一千五百年,逍遥自在,享乐无穷。



        在白玱这种理念与风气下,各种供修士享乐的服务应运而生。



        他们修炼,只为长生享乐。假丹也好、幻丹也罢,都无所谓。反正在云城,不需要打斗。



        如果碰到危险,那就花钱请人。



        白玱水域上供三大水域的钱,不是白花的。



        “近些年,这边修士诞下子嗣,已经不仅仅是灵人。”



        “退化到凡人了?”



        于玉宇叹气:“这边的修士,根基太浅薄了。”



        他出自延龙,在鄙视链中也很瞧不上白玱水域。



        “从百年前开始,筑基修士之间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凡人。久而久之,凡人都是修士之后,灵凡之别自然没了。”



        衡华默默望着人群。



        好些修士喝得醉醺醺的,横倒在路边。一些凡人孩童上前踢人,他们也不理会,自顾自在那里呼呼大睡。



        “虽然我们延龙不提倡六根清净,七情尽灭。但如这般一样……太丢分了。”



        “你小心,不要沉迷于此。这红尘苦海对我们修行,堪比天魔之劫。”



        纵是金丹修士过来,保不齐都要被祸害沉迷得崩坏道心。



        突然,衡华望见远处腾空的红粉之气。



        他心中一动:“我听人说,白玱这边有一些很世俗、很红尘的地方。”



        于玉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青漆高楼缠着红绸,彩带飘扬,空中闪耀各色霞光。



        楼阁周围种着无数美艳花卉,回荡着靡靡之音。



        于玉宇脸色变了:“你小子想干嘛?先说好,我带你见世面可以,顶多泡泡脚、捏捏肩。再过分一点的,我可不敢带你去。”



        伏丹维杀人,于玉宇是亲眼见过的。



        没了剑,换成尺子也难受啊。



        想当初,自己和二哥被抽了三天……



        “我对那边的确有点兴趣。听说,白玱在俗世化的同时,很多以双修采补起家的门派特意来此修行。”



        “那倒是。红尘俗世对很多清修门派是苦海劫数。但对双修门派,却是莫大的福利。这边修士贪图享乐,全然不在乎法力流失。纵然采补精气,只要不过分,他们都不会计较。玄牝魔殿的人,经常在此出没。你小子注意些,可别被什么魔女给祸害了。”



        魔女?



        衡华不屑一笑。



        研究过《玄明魔策》,还不定谁祸害谁。



        于玉宇不敢带他往那边去,便在路边挑了一处经营足疗的水玉堂。



        边上挂着牌子,自称祖传十代,医修传承,八百年老字号。



        二人进去后,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喷泉水池,不少人在池边泡脚聊天。



        于玉宇扔出一袋子明月珠,带他前往顶楼。



        十几个美艳花妖在高台起舞吹奏,周边有数个隔间,能清楚看到高台上的表演。



        衡华神识随意一扫,发现许多隔间内,竟然是凡人为客,修士下跪为其服务。



        好家伙,这情景别说三大水域,同样俗世化的延龙都见不到。



        客人男女皆有,根据自身要求挑选服务人员。



        衡华神识扫看,有两位女性挑选女子服务,正在闲聊美容保养。而其他三位女性客人则特意挑选俊男,赏心悦目。



        于玉宇随意在金册勾画两个人,挑了服务内容,带伏衡华进入一个隔间。



        不多时,一群女孩带着瓜果点心、阅读刊物进来。



        招待二人后,她们轻步退出。



        衡华拿起刊物,赫然是秋月云城发行的报纸。记录近日云城日常,并有白玱水域的最新新闻。



        “在这一点上,白玱比延龙领先了很多。”



        白玱各云城,推行自己的刊物报纸。上面的内容每日更新,与其说是报纸,更类似天玄宝镜一样的端口。



        而且上面的图像会自行播放,刷新。



        伏衡华阅读今日最新消息。



        “秋月城挖掘遗迹,判定有回风屿规模。”



        边上,是一副回风屿的全景图。在报刊图框内一点点变化景色。



        “玉岚商行遭逢不明人士袭击,损失惨重。目前各城修士正在钱庄兑换。据有关人士透露,玉岚商行的存符在一千五百万上下。如果挤兑规模扩大,极可能造成钱庄倒闭,被各大云城收没。”



        云城!



        衡华陷入沉思。



        虽然仅是一条消息,但他敏锐发觉白玱水域的暗流。



        云城,一般是金丹、假丹修士建立,然后各大商行入驻。



        城主一系是地头蛇,在本城压制各大商行。但商行通过自己的人脉网络,又能压制云城的发展。



        “打压商行,利用云城城主是个不错的法子。”



        这时,两个女孩端木盆进来。



        里面放着专门调制的汤药,呈淡黄色。



        二女皆有修为,类似木灵之气。



        “医修?”



        左边女子来到衡华身边,大大方方道:“不错,我们水玉堂传承一位医修的功法,有祖传的‘活络点穴之术’。修士也能在我们这里松宽筋骨。”



        她跪下来,试试水温,开始为伏衡华脱靴。



        伏衡华犹豫下,默运造化真元,将金公精神之体拟化血肉。



        于玉宇哼着小曲,已经开始享受。



        他挑选的地方的确是正经服务。



        除却泡脚、按摩外,再没有其他颜色服务。



        而在按摩时,衡华能敏锐察觉,女孩运用木灵真气刺激自己脚上的穴位。



        衡华感慨:这边的修士,把所有技能都加点到享乐服务上面了。



        在这种种安乐享受之下,有多少人还能守住道心,一心求道?



        于玉宇暗中传音:“你小子警醒些,可别被这些享受迷了眼睛。这边看似繁华安逸,实则是建立在沙堆之上。大水一来,就垮了。”



        “我明白。白玱,说到底是三大水域刻意引导的一场浮华幻梦。”



        报纸刊物,与天玄宝镜相似的技术,怎么可能是白玱研究的?



        这分明是三大水域拿出来的技术。



        白玱,既是三大水域的实验地,也是养猪场,更是历劫之所。



        如果世外仙门的弟子来滚滚红尘走了一遭,还能守住道心,自可位列真传,坚定道心。



        衡华继续阅读报纸。



        看着一座座水下遗迹挖掘,升岛化屿,衡华心中酸涩。



        羡慕啊。



        他不思慕白玱水域的享乐,但对白玱水域的水下探险,却眼馋不已。



        因为延圣龙王的缘故,延龙水下开采难度,比其他水域高十倍。



        动水底灵脉,指不定哪处灵脉就是伏龙封印的节点。万一挖伤灵脉,破去封印怎么办?



        再者,深水有大批大批的金丹水妖潜修,金丹修士在水下很难与它们交锋。



        千年前,延龙五域的高人们一起定下规矩:



        对东莱遗洲进行大规模探索,乃至挖掘灵山岛屿上浮。必须经过各大势力点头,事先进行测算,绝对不能动摇伏龙封印。



        且要有元婴宗师见证坐镇,确保封印不出半点问题。



        此外还有各种附加条件。导致具备独力开采资格的势力少之又少。



        “震惊,盗天密藏重现。据悉,近日有一张地图在各个云城流转。”



        嗯?



        衡华打起精神,连忙传音于玉宇。



        于玉宇翻白眼,屏蔽两个女孩的五感,直接道:“盗天密藏?又是哪里传来的消息?瞎说八道,那玩意最初是有。但盗天盟覆灭,早被你祖父他们三人弄没了。”



        七大贼首不仅偷遍各大水域,还探寻了诸多古仙府,有一大笔宝藏。



        后来三侠剿灭盗天盟,将盗取之物还回苦主。而古仙府奇珍,则被伏丹维三人取走。



        “你祖父和那俩混蛋分了那些古宝。你家灵脉里头的龙门,就是我们当年盗天盟的东西。他手上的三宝戒,也是我们盗天盟在一处古仙府搞到的。”



        想到这,偷灵儿就心疼。



        盗天盟几百年努力,最后统统便宜三侠了。尤其是白河子,拿得最多。



        但作为七人的买命钱,他们给得也“心甘情愿”。



        “眼下,我们几个穷啊,身无长物。若真有密藏,还轮得到别人?”



        “缺钱?您这些年给人炼丹,还自己寻找古仙府探险,怎么可能缺钱?卢家得到的那几份地图,你刻意背下来,不就是想要从里面找到一些线索?”



        被衡华挑破,于玉宇不吭声了。



        “可惜,你就算背下那几份地图,也找不到最关键那处洞府的位置。因为,那张地图是用‘邪皇金文’写的。天底下,懂这玩意的人可不多。”



        于玉宇忽然出手,将二女打昏,将整间屋子屏蔽。



        随后,他取出卢家那几份地图,拿出其中一份。



        上面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隐隐闪烁金光。



        “你说的,是这张地图?你认识这种文字?”



        衡华瞥了一眼,懒洋洋打哈欠:“这是邪修的玩意。应该是某座邪修古洞府遗址,去那里干嘛?邪修的玩意,能不碰就不碰。



        “而且,地图不全,应该还有其他部分。这就是一张废纸。”



        于玉宇脸色变化,犹豫半响,还是掏出自己手中另外两张地图。



        三张地图拼凑在一起,邪皇金文闪过一缕缕诡异气息。



        “帮我解读下,这处地界可能对我很有用。”



        衡华随意一瞥,瞬间脸色变了,赶忙坐起来。



        在于玉宇眼中,那些文字依旧稀奇古怪。可在衡华眼里,却是一个修士在地图上行走。一边走,他一边打出拳法,传授邪门功法。



        到了终点,他将一部分东xz入白玱水域。



        末了,抬起头对衡华咧嘴一笑。



        半张脸露出森森白骨,十分诡异。



        “神州之后,竟然还有正经邪修?”



        于玉宇忙问:“看出什么了?可知道这地方在哪?”



        衡华掏出神洛天书,投影白玱水域地图,对应地图上的纹理,不确定道:“八公山?”



        八公山?



        于玉宇沉默。



        当年,三侠把他们压在八公山,好是一番折腾啊。



        “邪修的玩意,您最好放弃吧。”



        衡华皱紧眉头,暗用河洛推算。



        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此地和他有些牵扯。



        但刚才,那个邪修遗留的线索着实古怪,心中充满不祥。



        于玉宇心中挣扎好久,将储物口袋扔给伏衡华:“你先按照计划,去交换赎金的地方准备,我回头赶过去帮你。”



        说完,他迅速离开。



        “真去?”



        衡华摇头。



        但他相信偷灵儿的自保手段,没有多做劝阻。



        给二女制造了一段虚假记忆,伏衡华悄然隐去,前往和卢家约定的地点进行布置。



        他们截获的那一批批引爆符,毫不吝啬地往回风屿上填埋。



        等一切布置妥当,衡华以逸待劳,等待戌时,卢家人来交易。



        他相信,卢家哪怕明知这里有诈,也会过来交易。



        届时……呵呵……那可就由不得他们了。